世界從不客觀,你的想法創造出了一切

「宇宙是什麼?」是從古至今人類的一個大哉問。每一段時間,人們都透過自己所理解跟感觸到的,建構出了自己的世界。神話敘事成為古代了建構宇宙觀的根基,每個民族都發展出了自己的神話,解釋了世界跟族群的起源。

這些認知也會隨著時代的推演,而逐步的改變。比如過去古代的越南,也自稱華夏,將自己說成炎黃子孫,融入了所謂中原上國的起源神話,然而隨著近代西方勢力帶來了民族主義,越南人又在尋找自己認同中,放棄了炎黃神話轉而以雄王傳說作為自己民族起源。

同樣的在韓國,過去多以箕子朝鮮作為自己的民族起源,認為商朝遺臣箕子創建了朝鮮的歷史根基,也以此為榮。千年後,如同越南,在這一百年的殖民侵略浪潮中,把專屬朝鮮人的壇君神話擺上神桌,建構國族神話。北韓甚至因此夷平了歷代朝鮮國王祭拜的箕子陵,宣稱箕子也是古代中國侵略者,是中國為了入侵朝鮮建構的神話。

這兩個國家,讓今日的自己,推翻過去的自我,隨著時代不斷的演變中找尋自己的道路。透過歷史跟神話的詮釋,建構出了國家、民族的世界觀與價值體系。

今天,我們可以很輕易地分辨什麼是歷史,什麼又是神話。我們把神話當成了一種「無稽之談」,而認為歷史就是真真實實發生過的事情。然而歷史跟神話在古代的本質是一樣的,都是人們所相信那代代相傳的事物,只是今天我們把歷史跟神話區分開來,試圖用理性的角度建構客觀的世界。但如果過了五百年,我們今天所認知的真實歷史也成了神話呢?

換句話說,真的有所謂客觀的角度嗎?這世界上有所謂普世價值的真理嗎?

在古代,人們相信地球是平的,是一個像碗一樣的天體蓋著大地,根據不同的國家民族有著不同的敘述,可能有世界的盡頭就是無底的瀑布,或者烏龜的四個腳撐住了天地。

隨著科學的不斷發展,這些關於世界格局的幻想不斷被推翻,人們開始知道所謂的「科學真相」,在今天來說,就是地球是圓的,繞著太陽轉,而太陽又不是孤單的大火球,每個天上的星星都是一個太陽,只是很遠而已。

這些,是我們現在信以為真的真理,我們深信不疑,即便多數人都沒有上過太空,甚至一生沒有用過天文望遠鏡,也沒有數學計算證明的能力,但是根據所謂權威人士,老師的教導,世界的共識,我們選擇相信,進而形成我們的世界觀。

而就算是科學論述,三百年前的許多認知,今天都已經被推翻,這樣說來,也就是下個三百年,我們當代所認知的世界也可能有天翻地覆的改變,這或許是令人感到害怕的一件事情,就如同我們看百餘年前的美國仍然有奴隸制,或者今天許多國家同性戀仍能被判死刑一樣覺得荒謬不合理,未來的人們可以回顧這個21世紀時,也充滿許多不解,認為許多我們這個時代所作所為都是野蠻愚蠢不可理喻的。

但是,那又如何呢?畢竟我們也活不到那個時代了,如同影響今日世界格局甚鉅的耶穌所說的:「不要擔憂明天,今天的事,就夠今天煩惱了。」所以去思考這些反而有點杞人憂天的感覺。

這樣我們該怎麼看這個世界呢?如果沒有一個所謂亙古不變必須要捍衛的真理,那我們存在的價值跟意義又是什麼呢?面對到這點時,實在是令人感到恐慌的,許多哲學家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不過反過來想,他同時也代表著,竟然沒有所謂的「真理」,那你的人生將有無限可能,因為這一切都是你能去定義的。

在中南美洲有很多原始部落,對數字的概念只有:「一個」、「兩個」跟「很多」。甚至沒有「零」的概念,畢竟連中國,相較於西方也是較晚才發展出零的概念,這也是為什麼傳統中國思維中,出生就是一歲。

對於這些原始部落,沒有精細的數的概念不是一個問題,他們一樣活得好好的,但是當你希望可以用數學式告訴他們5+5=10的時候,可能就會遇到很大的困難,因為他們的世界中沒有這樣的概念,也就是這個等式是不能被他們理解的。

因此這個世界不是一個客觀的整體,世界不存在我們的感官之外,假設有一個房間,裡面沒有任何生物,也就是沒有任何人感知過他的存在,那他其實等於對於世界來說可以說是不存在的。就像我們在發現冥王星之前,他不存在於人類的世界一樣。

世界太大了,橫跨古往今來,時間空間甚至超越時空的維度。沒有人可以知道全部的事情,而就像每一本書都是一個世界一樣,每個人也都是一個世界。透過自己的眼睛去建構出了屬於他的世界。這樣說來,世界不是只有一個,而是有千千萬萬個,你有屬於你的世界,在非洲村落的小男孩也有。

這些世界都完全不同,各自獨立,或許可能互相激盪影響,而這些世界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比如很多台灣人就經歷過世界的崩解跟重組,從過去相信蔣公是世界偉人,我們都是中國人,在復興基地要解救對岸同胞,到今天試圖建構出自己的價值認同。

這些世界都是相互獨立而解隨著時間會演變的。而最重要的是,這些「世界」,從來不存在於思想之外,如果有另一個宇宙,他沒辦法被觀測到,內部也沒有任何有知覺的生命體,那基本上來說,這個宇宙可以說不存在過,但同時,假設我認為有這個宇宙存在,即便我沒親眼看過,但隨著我相信,他也已經存在在我的世界了。世界的建構是在於「認知到」與「相信」這件事情上。

或許這樣講太過抽象,我們假裝有個道教徒跟穆斯林在對話。道教徒相信媽祖保佑他賺大錢,努力的還願,他也不排斥其他的神;而穆斯林卻覺得這個道教徒是無稽之談,或者遇到邪靈,因為世界上只有真主,其他都是虛妄。

這樣兩個價值觀的碰撞下,我們不能全然理性地去裁判說,誰是對的,誰又是錯的,因為這些是屬於他們個人的經驗感官,他們自己內在的世界宇宙觀。而這兩者也不衝突,他們是兩個個體,當然可以擁有各自獨立的體驗、記憶跟感官。

但問題來了,大多數的人沒有認知到「世界」這件概念是多變,有著各種可能,每個人都能有專屬的世界。因此當看到與自己價值觀不同的事情時,就會試圖去指正,甚至想要用激進的行動去矯正,這就是許多衝突甚至恐怖攻擊的來由。

仇恨就是這樣來的,對面不同價值觀的人,認為這些人的存在是對自己世界觀與堅守的信仰是有衝突威脅的,進而想要去制止,以維護自己的價值體系。今天能看到許多網路上的謾罵,歧視仇恨言論,都是這樣誕生的。不過這些作為,其實都是一種虛幻而已。

世界其實沒有一個普世通用準則或圭臬,伊斯蘭是一種方式、自由民主是一種方式、完全沒有想法只想度過每一天,也是一種生活方式,他們可以共存而不衝突。世界其實是由我們創造的,每一個個體都創造出自己的世界,如果地球上只有岩石,那地球就沒有「世界」,因為沒有人可以感知,進而去思考來建構所謂的世界。

是我們創造了世界,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世界,他可以有各種形狀,他可以有各種可能。了解到這樣的「真相」時,我們才能真正的自由。就有機會突破過去先人或環境帶給我們的各種框架跟束縛,解構這些既定的傳統與思維,找到屬於自己的思想去建構新的世界,這也是推動歷史不斷進步的動力。

但同時,我們也要知道,每一個生命的存在,就是一個個世界的體現。意即你能在心中建構出你的世界,同樣每一個呼吸,都能創造出屬於他的價值體系跟信仰。我們仍要認知到,這個世界不是只有自己,與其他「世界」的調和,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

講到最後,只是要說明:「是你創造了你的世界,因此你將有無限的可能,能去定義你的人生」、「是與非、喜悅與哀傷、恐懼與驕傲,這些東西都是誕生在我們心中,而不是外在」,然而知道這個「真相」的同時,也要認知到,我們心中的那個世界不是唯一的世界,試著跟其他的價值體系互相尊重,共存共榮,會是我們創造出自己生命可能前的第一步。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