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越南語的你好勾起千里外的鄉愁

這是我第三次來橫渡日月潭了,每一次都都有不同的回憶。這一次又更特別了,我們在伊達邵遇到一個阿姨賣山豬肉粉條,很特別的東西,看起來比較像越南春捲,我跟瀚乾還有阿倫在她的攤位看。我就好奇問他這是什麼東西?她用一種很特別的腔調回我,不是原住民也不是客家腔。我下意識就越語回她:「你好。」

她突然很驚訝,我就用越語問她是越南人吧。她告訴我她從胡志明來,已經嫁來台灣十五年了。她很感動,一直想請我吃,她說你會講我家鄉的話,我要請你吃。她告訴我:「我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跟你差不多大。」我問她兒子幾歲了,她回我:「十四」。我告訴她我已經二十五了,她很驚訝,更讓她驚訝的是我會講越南話。她一直問我為什麼我會講越南話,我跟她說因為我很喜歡越南,旁邊的攤販搭腔說我媽一定是越南人才會講。

我問她她的兒女會不會講越南話,她跟我說她們不會想學的。我突然覺得很可惜,台灣有十萬的越南母親,卻沒有十萬的雙語兒女,這些孩子如果會越南話是整個國家的優勢。我最後還是付錢跟她買,結果她給我兩份而且只收我一份的半價。最後我用越南話跟她說謝謝,她也回我謝謝,這句話大概是旁邊攤放唯一聽得懂的,因為發音就跟台語的感謝一樣。瀚乾告訴我,那個阿姨眼眶很紅,感覺快哭了。我想也是,如果我在異鄉十五年,能聽到當地人跟我講我家鄉的話,我也會很感動。一句話就能帶給別人溫暖,下次遇到越南媽媽,你也可以說一句「新早季」。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