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樹評書趣】《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擺脫越戰思維,還給越南話語權的得獎歷史大作

我對東南亞興趣的發端是從越南開始,學生時期無意看到越南的史料「安南志略」,讓我十分驚喜,發現一個跟中國一樣有豐富歷史紀錄寶藏的國度,同樣在漢文化圈下,讓身為外國人的我還能輕易看懂第一手漢文史料,這讓我對越南萌發了很大的興趣。

雖然我後來沒有走上學術的道路,最後為了賺錢養家,選擇成為一個外派的台幹,但對越南歷史的興趣一直在我心中。我最一開始了解越南是從越南的漢文歷史文獻開始,在那個奇幻的世界裡,越南是中華的一份子,認為自己也是炎黃後裔,這部分是我覺得越南歷史發展上最有趣的一部份。

比如在《大南實錄》中,稱中國人為「清人」,越南自稱卻是「漢人、漢風」。另一個故事是1831年,出使清朝的越南使臣李文馥,在福州的住所看到「粵(越)南夷使公館」的夷字,大怒之下命人私下撕毀,並且寫了一篇《辨夷論》貼在大門。

這篇慷慨激揚的古文,描繪了當時越南人的大中華胸懷:「我越非他,古中國聖人炎帝神農氏之後也…而於周為越裳則氏之,於歷代為交趾則郡之,未有稱為夷者…博帶峨冠,宋明之衣服也。」極力的為越南的「中華地位」為辯駁,那時候的越南人,更認為滿清入關是「匈奴入帝」,從此中國不再為華夏。

但隨著時間演進,我們都知道,越南現今對中國是呈現對抗仇視的姿態,把這段曾經被中國統治千年的歷史,認為是民族的恥辱。很多越南人對越南歷史的看法,就是一部:「千年以來反抗外國入侵勢力的英勇抗爭勝利史。」這個從兩百年前仍自認為自己是「中華上國」,在到積極脫漢,完全放棄漢字,發展出雄王神話自身起源的民族意識,是最有趣的部分。

在華語世界的越南史敘事,也常常帶有以中國為中心出發,太過著重中國對越南歷史文化跟政治的影響,以及同為列強侵略的近代,或者過於關注兩國共產黨合作與競爭關係,而漏看了很多層面。無論是從漢文化圈為中心去看越南歷史,還是現在越南政府建構的千年反抗侵略鬥爭史的官方敘事,都陷入一個盲點,就是雙方都只從自己的角度出發,為了塑造屬於自己政權行為的合法性、合理性,有意或無意的忽視或隱藏另一部份「越南」存在的事實,讓大家如同瞎字摸象一樣只見其一。

過去西方在了解越南,也陷入了類似問題,就是在冷戰背景下以越戰為中心出發,而這個角度展開的越南史敘事,讓越南人民變得像擺設品一樣的配角。到底美國參與越戰的本身是不是具有正義性,變成西方學術中對越南史主要的爭論焦點。而隨著時代的發展,也有越來越多學者試著跳脫這樣的框架,從越南為中心出發看越南史。

這個以越南為中心再出為觀點的代表作,就是最近出版的「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這本書在去年看到懷哲說得了費正清獎,我就想買來看,可惜在中國亞馬遜訂了半天,不知道怎樣拿不到。好在聯經出版了他的中文版,也讓國內讀者可以有一個不同於以往、更全面的角度去看越南歷史。

高夏同時運用了漢文、越南文、英文與法文的史料,建構出了一個更全面的越南面貌,也解構了過去不管是西方、越南、中國在論述越南史的既有框架。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這本通史性的書,從更長遠的過去,分析各方影響下屬於越南的複雜性,讓我們有一個新的眼光,跳脫越南官方敘事中,越南史是不斷對抗外來入侵的鬥爭史的幻象,了解到越南在不斷受「侵略」下,也曾經吸收這些性質,成為一個侵略者;同時,也提出南北越分裂對抗的情況,早在明清之際就有過。

對於想要了解越南的朋友,我認為這本書真的是非常好的大作,深入淺出外,也突破以往西方、中國與越南本身對越南史觀點上的侷限,讓讀者可以看到一個更全面的越南。也期待這樣的著作能成為一個基石跟種子,觸發更多台灣人對越南的了解與研究,或許有一天,也能有一本從台灣人眼光出發的越南史專著。

轉載請註明出處,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很有用處,或也很關注東南亞和青年發展,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或者看看我在其他平台的專欄文章。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