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共總書記與中國達成協議後,南海紛爭將止息還是更大危機的前奏?

如同在去年〈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外交好手」越南將會轉向中國嗎?〉文中提到,因杜特蒂(Rodrigo Duterte)與美國翻臉,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的不確定因素,讓越南在南海爭議上的著力點瞬間消失,被迫開始與中國修好。而就在本月上旬,當前越南政治第一把手越共總書記阮富仲(Nguyễn Phú Trọng)訪華,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達成「管控南海分歧」的共識。

兩國表示,將尋求長期與根本的解決方法。對比去年越南因南海爭議爆發反中浪潮,在今年初這場會談中,中、越似乎進入一個全新的和平理性階段。

這會因而讓越南從此倒向中國,成為敲響「東協全面親中化」的一聲鐘嗎?過去在東協,主要分為「海東協」與「陸東協」兩派,陸東協因為政治歷史因素,向來與中國友好,其中,寮國與柬埔寨就是中國忠實的盟友,在東協峰會上往往為中國發聲。而先前反中最為強烈,在南海上有直接衝突的菲律賓與越南,此二國可謂東協的反中急先鋒,帶領東協中反對北京勢力的聲音。

而在南海仲裁出爐不到一年後,情勢驟變。東協的反中同盟瞬間瓦解,加上菲律賓本年度為東協輪值主席國,可確定的是,南海議題在這樣險峻的情勢下,不會被搬到東協峰會的議程上。

那麼東協就會因而成為中國後花園嗎?答案是否定的,就在越共總書記訪華同時,安倍晉三也到越南訪問。安倍的舉動,被中國評論家認為是想穩定川普當選後「東南亞權力天平」的失衡現象,而進行一系列「挑撥離間的陰險作為」。

今年1月,安倍就馬不停蹄出訪菲律賓、澳洲、印尼四國,16日並抵達越南首都河內。這是其四國之行的最後一站。在菲律賓與越南,日本都提出要提供巡邏艦艇的意向,針對中國的意圖十分明顯。在訪問各國時,安倍也一再強調,將協助透過法律途徑解決海上爭端,也灑下大把鈔票提供援助。

安倍這樣的舉動,自然受到這些國家歡迎,但是底氣不足,尚無法激起菲、越兩國的反中同盟再度形成;而因為針對中國用意明顯,也引起中國輿論強烈反彈,可能更加惡化中、日兩國關係。最大獲利者,可能就是中、日都想拉攏的菲、越兩國。

AP17016309898266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越南總理阮春福(Nguyễn Xuân Phúc)。

可以確認的是,去年下半年因一系列黑天鵝出現,反而把南海衝突帶到了冷卻的情況,讓中國開始有餘力能對付其他美國同盟。中國近日不斷地透過各種手段展示武力,也是對台、日、韓等美國同盟的一種警告。

然而,南海衝突的平息,反而是東亞局勢更深層危機的種子。除了川普團隊的不確定性,加上日本操之過急想重新建構東南亞反中勢力,都可能成為東亞局勢新的引爆點。台灣在這樣列國合縱連橫中,外交策略不能再侷限於美、日、中三角,與簡單的統獨議題。新南向政策除了經貿目的,更要有地緣戰略的考量,否則最終只會被動地成為諸國捭闔間的籌碼、犧牲品。

 

原文刊載於關鍵評論網,轉載請註明出處,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很有用處,或也很關注東南亞和青年發展,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或者看看我在其他平台的專欄文章。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