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害羞內向的沙烏地將成為新中東警察?

沙烏地最近大張旗鼓的以波斯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名義組成遜尼派聯軍攻打葉門境內的胡塞武裝組織,從三月起仍不斷攻擊葉門武裝分子。為什麼面對北方伊斯蘭國的危機,沙烏地只有被動的築起與伊拉克邊界的電網長城,跟虛張聲勢的配合美國空襲,反而對南方的小國葉門大動作組成聯軍派出進入該國攻擊?

主要的原因是胡塞武裝是什葉派的組織,相較於遜尼派的伊斯蘭國,胡塞武裝帶給沙烏地的威脅更加直接,而伊斯蘭國的威脅有歐美為首的西方國家挺著,還不至於讓自己火燒後院。但葉門的情況不一樣了,如果葉門也被什葉派掌權,沙烏地就形成南北都被什葉派包圍。

歷史上的沙烏地是很低調的國家,在幾次中東戰爭中,沙烏地都是躲在幕後出資的,不直接涉入戰爭。為什麼在今年有這麼大的轉變?主要是傳統的三大阿拉伯強權埃及、伊拉克、敘利亞,目前都陷入混亂局勢,加上歐巴馬政府對中東混亂的厭煩而撤出美軍,讓地方權力真空。沙烏地逼不得已出面成為中東地區的老大哥。

過去埃及、伊拉克、敘利亞維持的阿拉伯強權平衡為什麼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都知道小布希為了控制伊拉克石油資源矯稱薩達姆擁有毀滅性武器,而發動伊拉克戰爭,這場戰爭讓美國陷入泥濘將近十年。美國雖然摧毀了遜尼派的薩達姆,反而使其後建立的伊拉克政府為什葉派掌權,這個新的伊拉克政府反而傾向伊朗,讓伊朗坐收其利,擴大了他在中東的影響力。

沙烏地的麻煩事還不只這個,傳統上沙烏地的軍事盟友埃及,在阿拉伯之春下穆巴拉克倒台,過去「沙烏地出錢,埃及出兵」的戰略同盟被瓦解。而其後埃及掌權的穆斯林兄弟會更是激進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對專制世俗的沙烏地王室在意識型態有根本不同。直到埃及軍政府政變後,沙烏地才重新獲得埃及這麼盟友。

敘利亞呢?敘利亞一直都是什葉派政府阿塞德掌權,沙烏地原本想透過美國在幕後推動動的阿拉伯之春運動,一舉讓阿塞德下台,想不到打了四年,阿塞德沒下台,反而生出了伊斯蘭國這樣的大患。原本中東的權力平衡瞬間瓦解,新的伊拉克什葉派政府同為什葉派的敘利亞伊朗連成一氣,讓沙烏地腹背受敵。

這樣的局勢讓原本遜尼派主導的中東局勢開始傾向伊朗。在中東約有15%的什葉派教徒,他們雖然分散在許多阿拉伯國家,心中卻是效忠同樣是什葉派的波斯人伊朗政府。這是阿拉伯國家跟同為伊斯蘭教的波斯嚴重對立的根源。

但是其實在過去,伊朗跟沙烏地曾經有過堅定的友誼。在伊朗伊斯蘭革命前,伊朗國王與沙烏地王室交好,伊朗因為強勢的國力曾經是中東世界的秩序守護者。直到什葉派的伊斯蘭革命,把國王驅逐,讓伊朗變成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國,並且致力於輸出什葉派革命,讓伊朗頓時成為遜尼派阿拉伯國家的公敵。

在中東有四股勢力,突厥人的土耳其,猶太人的以色列,波斯人的伊朗跟阿拉伯人的阿拉伯各國。土耳其對中東局勢跟教派對立都是比較敬而遠之,以色列雖然是頭號大敵,卻因為有美國的撐腰而維持一種恐怖平衡。相反的波斯人跟阿拉伯人的對抗成為許多中東亂局的起源,什葉派跟遜尼派對抗根本上是波斯人跟阿拉伯人的矛盾。

而美國原本在這樣的局勢中,因為與伊朗的伊斯蘭神權共和的對抗,讓阿拉伯各國有靠山,也維持一種平衡。但歐巴馬對於中東的不干涉傾向,讓美軍勢力潛移默化下慢慢撤離中東,甚至試圖緩和與伊朗的矛盾,這讓沙烏地看在眼裡是十分不滿。沙烏地在美軍轉換與伊朗的對抗策略下,唯恐什葉派勢力入侵阿拉伯世界,迅速號召組成聯軍攻擊葉門。

但是從沒真的親臨戰場打過站的沙烏地軍隊真的能有效壓制葉門境內的什葉派勢力嗎?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不明確的。加上所謂的海灣盟友,許多都虛應故事,向埃及這個傳統的盟友更是只有派軍艦在亞丁灣隨便繞繞,敷衍了事。而巴基斯坦更是表明這不是沙烏地內部動亂,不願派兵。沙烏地這個阿拉伯盟主的地位可能只有形式上的。

沙烏地的體制上是世俗的君主專制,又是傳統上美國的盟友,所以他其實同時也是伊斯蘭國的敵人。但是伊斯蘭國目前侵略的是敘利亞跟伊拉克這兩個什葉派國家,沙烏地對伊斯蘭國的反擊也是意興闌珊。但是這種態度只可能會養癰為患。如果在葉門局勢上,沙烏地不能有效地殲滅什葉派叛軍,反而會給其他遜尼派阿拉伯國家看笑話,失去其盟主地位,這也是為什麼沙烏地千方百計也要消滅什葉派的胡塞武裝。

再看到什葉派勢力不斷奢深入阿拉伯世界,加之美國伊朗關係好轉,沙烏地只能使出油價狂跌的策略牽制伊朗,然而這樣的對抗上,反而讓沙烏地自己內傷嚴重。而沙烏地卻沒有意識到,美國願意退出中東,另一個原因就是美國自身頁岩氣的開採讓對石油資源的控制不再這麼強,沙烏地在對抗伊朗中的犧牲,反而更加弱化自身在石油資源上對美國的重要性。

這樣的情況下,沙烏地如果沒有意識到對抗並不能解決衝突,不願意放下過去的意識形態衝突而與伊朗合作,只會讓自己更身陷困境,而中東局勢只會更加混亂。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