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向之鑑:三星帝國經濟殖民下的越南啟示錄

走在胡志明市第五郡的台灣辦事處,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巨大的建築,獨棟的灰藍色現代風格,相較於在許多國家只棲身於普通商辦大樓某層的台灣代表處,這個壯麗的外觀,很難讓人猜到只是個台灣的「經貿辦事處」。在沒有邦交的越南,卻有大使館等級的代表處,可見台越關係的緊密。

20年前李登輝前總統的南向政策下,螞蟻雄兵般的台商紛紛湧入東南亞,當時與台灣語言文化最相近的越南成為首選,許多紡織製鞋等製造業進駐,至今有逾3,000多家台商進駐,而台灣更一度在2007年成為越南第一大外資投資國。加上第三地進入的,有將近300億美金的投資。這讓台灣成為越南重要的經貿夥伴,在越南政府中甚至設立了台灣事務委員會,作為處理台灣事務的官方機構。

直到三星的到來

台灣作為越南最重要經貿夥伴的地位卻沒有持續太久,一家韓國企業的到來,不只改變了外資投資國的排名,更改變了整個越南的經濟產業結構。不到十年的時間,甚至發展出左右了越南對外出口的巨大影響力,那個企業就是三星。這個帝國的觸手伸向越南,只是在2008年的事情。

2008年,三星取得越南的外資投資執照,投入了6.7億美元,而三星不是第一個進駐越南的國際科技大廠。早在2006年,來自台灣的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就曾親自視察越南,並在2007年開始設廠生產,當時郭董宣稱將投資越南50億美元,矢志成為越南最大的外商,讓越南成為中印之後鴻海最大的生產基地。

然而,過了近10年的今天,三星跟鴻海的發展卻有天壤之別。2015年,越南當局以未履行投資協定為由,撤銷了鴻海2億美元的投資執照,同年的三星卻已累積投資越南逾100億美元。那年在越南,三星生產超過2億隻手機,佔三星全球手機生產的50%以上。

一家公司翻轉越南經濟結構

三星在越南的巨大發展不只讓自身獲得巨大利益,甚至改變了越南的經濟結構。在2009年時,越南出口產業排名前三分別是:紡織、製鞋與石化,這些產業後面都有台商的影子在,可以說當年是台商撐起了越南經濟半邊天。而手機這個產業在那時的越南出口根本排不上名次,是個在越南完全可以被忽略的產業。

而然到了2013年,三星進入越南後4年,情勢卻有了天翻地覆的大逆轉,手機產業變成越南出口的第一名,佔了當年總出口的11%,而其中有95%是由三星貢獻的。2013年的三星,已經控制了越南近一成的出口。在2016年,手機生產已經佔越南出口20%,三星幾乎就等於了越南的手機出口。現今超過5分之1的越南總出口額,被三星掌控。

在三星Note7的爆炸醜聞下,同時也重創越南的電子產業,Note7的停產讓數以萬計的越南勞工被迫放無薪假,甚至使越南當年的對外出口衰退。這時人們開始驚覺,原來越南經濟已經深深陷入了三星帝國的魔爪中。在越南各大城市,韓文最常見的招牌文字,幾乎主要城市都有了韓國人社區。

變魔術般的無中生有

隨著世界工廠中國的工資成本不斷上漲,三星為了降低成本也苦尋出路。最後在十年前看上了越南,當時的越南有著豐富而廉價的年輕勞動力,加上東協經貿合作下廣大的市場。然而,這些卻也是越南當時唯一的優勢。不過,基礎建設不足並沒有成為阻礙三星的投資腳步。

三星在這塊處女地將電子業所需的一切無中生有。短短數年就在越南建立了完整的手機供應鏈,用的方法是強迫供應廠商必須要到越南設廠,否則取消訂單,將關鍵零組件如:處理器、面板等生產都一併帶到越南。最重要的是這些由三星帶來的廠商們,就等於是三星的衛星,只准供貨給三星。讓這樣的完整供應鏈只有三星可以享用,用一種特殊的方式左右著越南的電子業。

而三星的目的不只是追求低成本的勞力成本,更有「經濟殖民」越南的恐怖野心,連飯店裡的保全都只用韓國保鑣,這種不相信外人的愛國主義,建構出了一個專屬韓國人的生態圈。而這種戰略不只是五年十年,更超過一個世代的。要求外派人員把妻小也帶來,小孩必須進入越南當地學校,學習越語,二十年後就成為韓國新一批東協精兵,這樣的深謀遠慮令人戰慄。

韓國人憑什麼?

雖台灣曾經在越南經貿投資國中佔有最重要的地位,今天卻落後於日韓星。這是為什麼?一切都要從台灣在越南的產業說起。在越南的台商,常常被比做螞蟻雄兵,大家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甚至讓外界有台商不團結的誤解。其實台商並非不團結,而是相比於韓國是由三星領軍,韓國政府在背後支持的集團戰,台商卻都是同性質的中小企業彼此為競爭對手的各自奮戰,根本上的結構就不同。

韓國帶來的是整個生態,從品牌端就開始的把整個韓國的文化跟產品賣到越南,贏得的不只是經貿上的勝利,更在當地建立了韓國文化的霸權。台灣在越南大多是代工製造業,受制於品牌客戶,因此大多數只能利用越南廉價勞動力跟資源,沒有辦法讓產品直接在越南市場販售,共同享受越南經濟成長的成果,反而因為越南經濟成長帶動的工資上漲而深受其害。

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如果要真正推動有別於20年前李前總統的新南向政策,不能只是單單「鼓勵」台商前往發展,台商早已在當地深耕近20年,而是要用政府做後盾,積極擘畫專屬台灣的進攻東南亞市場的總體戰略,讓原本各自努力的台商,能在一個有超過一個世代遠見的領導下打集團戰,把「台灣」本身變成一個產品,輸出到當地。

從三星的成功看新南向政策

在河內跟胡志明國家大學,這兩所越南最高學府中,不管是留學生還是越語中心,其中的外國人都是韓國人最多,韓國提供許多留學東南亞的獎學金,積極的推動年輕人到東南亞發展。三星甚至用全額補助的方式,選拔優秀年輕人留學越南,提供免費食宿,讓其安心學習,畢業後直接進入三星工作。其野心龐大,目標就是要吃下整個國家。短短不到十年,三星已經有了足以左右越南經濟的成果,這是舉全國之力推動才有的成果。

台灣從原本的越南外資投資國第一名摔落到五名外,說明的正是所謂的「南向」不會是只有台灣單人遊戲,而是整個東亞都被捲入在棋盤內的大博弈。南向的出發點應該要從過去狹隘的分散大陸風險,提升到以超越日韓星為目標的多邊賽局,才可能產生更豐碩的成果。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