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國軍駛入河內:原本高喊要助越南獨立,卻讓法國重回殖民統治

2月中旬,越南許多官媒罕見報導回顧1979年中越戰爭。這場戰爭在越南課本中都有記載,人民也都熟知,還成今日越南反中情緒的根源之一。

那場戰爭共造成中方2.6萬人戰死、3.7萬人受傷,越方3萬人戰死、3.2萬受傷,傷亡平民更超過10萬。越方宣稱這場中國的入侵後,損失包括了428家醫院、735所學校、8萬頃農田被毀和40萬頭牛被搶走或殺掉。在解放軍官兵王志軍所著《1979對越戰爭親歷記》描述:「連越南的牛見了解放軍163師的官兵都跑得遠遠的。」

然而,越南人在近代最早見識到中國軍隊的真面目,卻不是中國共產黨,而是國民革命軍

南越將領:國軍我們早見識過

1960年,當年已敗退來台十餘年的國民黨政府,因意識形態關係積極協助南越政府,派遣許多軍方人員赴西貢,協助南越軍隊建立政戰體系。知名導演王小隸的父親王昇將軍便是其中一人,當年在完成任務後隨即返台,南越方面還舉辦了歡送會。

當時有一名南越將領,曾哪壺不開提哪壺,提到二戰結束後國軍在越南軍紀敗壞的事蹟:

「將軍您來之前,我們就聽說過貴國國軍訓練精實 ,但也是半信半疑,因為二戰結束後,貴國軍隊前來接收日軍佔領下的越南時,軍紀敗壞,姦淫擄掠,讓我國人民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直到將軍到來,才知道貴國軍隊仍有將相之材。」

當青天白日旗在越南升起

1945年,國軍滇越邊區總司令部第一方面軍8萬大軍,由盧漢將軍率領下駛入了河內市區,負責接收越南北部與寮國的日軍投降事宜,並在原先的法國北圻總督府升上了青天白日旗。

盧漢在宣讀完降書後,交給日軍在印度支那的將領土僑勇逸,頓時歡聲雷動,不少越南群眾對狼狽的日軍怒罵。在那之後,國民革命軍便短暫的控制越南。

熟悉的回憶:接收變劫收

當時的國軍進入後,治安反而比日本佔領下還差。隨行的國府財政代表朱偰就曾在日記中記載:

「自國軍入越,調防頻繁,散兵游勇,紀律欠佳。下午七時,(海防)街市常有搶劫,故商店未晚即先閉門,甚至白晝行人,亦頗冷落。」

朱氏記錄了當時國軍官兵利用戰後混亂的貨幣匯率,把從祖國運來的「紙」強行要求法國銀行兌換成越盾,造成金融秩序混亂,許多越南人民因此破產。國軍這樣的惡行甚至引起了中法兩國外交糾紛,而國軍在越南的軍紀敗壞,竟讓越民黨組織了暗殺隊要偷襲國軍士兵。

從保衛越南出賣越南

戰爭期間,美國總統羅斯福曾支持越南自主,蔣介石也多次公開表示願意協助越南獨立,國民政府還曾多次公開表示,支持越南人民追求民族獨立之自由,國民政府跟共產黨也積極培訓,扶植越南本土革命組織對抗法國與日本殖民統治。

但羅斯福逝世後,繼位的杜魯門卻偏袒法國,希望讓法國重回印度支那掌控局勢。中法雙方召開會議,法國代表更提出要在1946年3月6日登入接管越南,但遭到國府拒絕。

3月6日,法國軍艦不理會國府當局的要求,直接駛入海防海港,見到國軍阻止竟直接開砲。當下國軍立刻還擊,發射6枚火箭彈,還擊沉一艘法艦。法軍未料國軍會反擊,準備不及下倉皇離去,當天中午,胡志明便與法國代表談判,簽訂了承認越南獨立的協定。

隨後因東北爆發國共衝突,蔣介石急於調派軍隊返國,與法國達成協議後,國軍就在5月全部撤離越南,而這紙中法協議(中法關於中越關係之協定),就如同給中國人民特權的不平等條約:

第一條:中國人民應繼續享有其歷來在越南享有之各種權利特權及豁免。主要者如關於出入境、納稅制度、取得與置有城鄉不動產、採用商業簿記之文字、設立小學及中學、從事農業漁業、內河與沿海航行,及其他自由職業。

第二條:關於旅行、居住,及經營商工礦企業,及取得與置有不動產的中國人民,在越南應享有不得遜於最惠國人民所享有之待遇。

第二部第一條:法國政府在海防港保留一特定區域,包括必要之倉庫場所,如有 可能並包括碼頭以備來自或輸入中國領土貨物之自由通運,此項 特定區域內之有關稅關事項,由中國稅關管理,其他事項尤其有 關公共安全與衛生,仍歸法國行政管轄。

這條約無異於清末列強在中國的各種特權,而蔣介石已放棄過去支持越南獨立的立場,且對法國重回印度支那試圖再起殖民統治不加干預,並為華人留下特殊利益,讓越南人對中國人的印象,從協助自己抵抗法國日本欺壓的夥伴,轉而成與西方帝國主義共同剝削的同夥,深深反感。而同年12月,法國也發動了對越南發動了全面進攻。

短短一年 留下千古臭名

國軍在越南短短的一年,留下的是千古臭名,佔領的這年不只造成越南局勢混亂,蔣介石更從原本高喊要助越南獨立、協助弱小民族的英雄,變成背信忘義出賣越南給法國,又留下越南對華各種優惠不平等條約的罪人。

 

原文刊載於關鍵評論網,轉載請註明出處,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很有用處,或也很關注東南亞和青年發展,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或者看看我在其他平台的專欄文章。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