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族是自我認同 不容他人說嘴

有一次中國跟馬來西亞在奧運比賽中,歌手梁靜茹在微博上為自家選手加油,那選手也是個大馬華人,結果引來大批中國網友謾罵,稱梁靜茹為「漢奸」、「叛國」,許多比較理性的網友告知,梁靜茹本來就是大馬人,為自家選手加油並無不妥,卻被回擊是數典忘祖。

看起來很荒謬的場景,其實在各地都正在上演。許多台灣的原住民朋友,身為真正的台灣人的他們,近年終於擺脫漢族為主的枷鎖,回復傳統族名,卻在這漢人為主的社會常常被抱以異樣眼光「你會講中文嗎?」「為什麼不用正常的名字?」「你是台灣人?」這種荒謬的問候不斷發生。

為什麼梁靜茹會因為自己的華人身分被中國網友認為就得支持中國,而台灣原住民恢復原名反而會被當成來自異國的旅人?這都是因為沒有尊重不同的歷史經驗跟認同。自己是什麼民族,認同什麼國家,不在於公眾怎麼想,從來跟這些沒有關係,而是自我認同,你覺得你是什麼,你就是什麼。

民族的觀念是被建構的,這是近代才有的觀念,民族是近代以後西方才有的觀念,被定義成是有「共享語言、文化與血緣特殊性共同體」開始有這觀念以後,才有認為共同民族要成立單一國家的概念。而民族跟國家就結合成國族的概念,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在這之前,如土耳其帝國、蒙兀兒帝國,都沒有這種民族跟國家要相容的概念。

今天,遼寧省跟廣東省的主要居民都被定義為漢族,他們被視為同一個文化歷史傳承的炎黃子孫。然而遼寧曾經是高句麗的領土,廣東也曾是南越國的故地,兩地差數千公里。不管從建築風格、文化習俗來看都差距甚大,甚至口語都不相通,但他們都被當成漢人,中國的主體。但這是真的嗎?中國南方人跟北方人的基因型有根本的差異,甚至從外貌就可以辨別。廣東人的基因更接近越南人,東北人跟朝鮮人更接近,從血統來看,就根本不是親戚。

這樣血緣上不相同、文化不相同,甚至語言不能溝通的集合,為什麼會被當成同一個民族?其實,漢族本身就是被建構的一種概念。在春秋戰國時,吉林一帶被當作東夷,廣東一帶是南蠻,甚至今天甘肅巴蜀都被當成是蠻夷之地。中國的概念不斷地隨著中華帝國的擴張版圖而擴大。五胡十六國以後,就有許多外族接受漢化成為新一批的漢人,原本居住在閩粵蠻夷之地的,也許多人接受華夏文化,開始自稱自己是漢人。但他們真的是漢人嗎?

在四川汶川的羌族山中,有個有趣的現象,每個寨子都有一樣的情況,就是稱自己是漢人,而更深山的人是蠻子。但其實那些在山上的羌人文化血緣上都不是漢人,他們為什麼會否認自己的民族,而詆毀自己的同胞呢?而在民國的時候也有個故事,有個人類學家到雲南採集當地彝族的歌舞,卻被當地土司攔阻,說這是當地陋習,不登大雅之堂,他們也自認自己是漢人,請學者不要讓其他地區的人知道這種風俗。

因為當時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在中共進行民族識別定義誰是什麼族前,許多中國少數民族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民族。他們只知道,漢人這兩個字代表主流、正常、多數的情況,如果跟這種型態不符合,就是蠻夷,所以選擇放棄自己原本的形式,融入主流。這也是台灣許多平埔族最後被漢化的原因,這種情況造就的今天的中國,中國有九成的人不是漢人,應該說根本沒有漢人這種東西。

真正血統上的漢人應該要長得像兵馬俑那樣,細鳳眼、高顴骨跟寬額頭,而那種已經不存在。就西方定義的共同血緣、文化、語言的民族,在中國是不存在的,甚至在所有地區都不是真正存在,民族只是一種自我價值的認同跟建構而已。今天一個原本不屬於華夏文明的族群,為了在中華帝國統治下得到主流認同,而自稱漢人,而最後也被認同,這告訴我們一件事情,是什麼人不是別人決定,不在於外在條件,而在乎自己的認同跟定義。

今天已經是個全球化的時代,如果一個華人從中國移民到美國,他的兒子在美國土生土長,最後加入美軍,然後中美爆發軍事衝突,這個美國華人為自己的國家美國奮戰,我們能說他是漢奸嗎?能說他作賤自己嗎?就算他保有華人姓名,他的祖先來自中國,那跟他的國家認同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他的教育讓他的想法是他就是美國人,這也不是他能決定的,他就出生在美國。

到這個21世紀的時代,還是有很多人抱有威權專制的思想,強加自己的思維跟歷史經驗到他人身上,這種行為就好像痛罵梁靜茹是漢奸的中國網友,詢問原住民同胞是不是台灣人這種問題一樣荒謬。但許多人仍然用自己被僵化的框架思維,造成許多仇恨跟對立,這是這個已經自認是民主自由的多元社會最可悲的事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