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真正的民主價值——尊重多元、諒解差異

有人問起我,你覺得什麼才是民主?民主,一般相信是由人民做主,能選出民選政府,展現人民意志,有免於遭受迫害的各種自由。我覺得這當然是民主的必要條件,但我相信的民主價值最重要的根本是「尊重多元,包容異己」。

其實簡單的說就只是包容而已,去相互的理解跟尊重。我常常寫些東西發表意見跟我的看法,當然任何意見都會有正反的回饋。常常有人問我:「小樹,為什麼你對那些比較強烈的反對意見都還可以這麼客氣?一般的人大概已經筆戰對罵起來了。」我覺得這不衝突,我可以發表意見,別人當然也可以根據我發表的意見表示看法。我們不一定要達到共識,但是重點是願意去瞭解不同的立場,尊重那個多元的思維。

對我來說,首先,我不會覺得我就是正確,我知道我只是個25歲還在學的普通學生,我看的視野不全面,我經歷的事情也不夠深遠,我只是就我體驗跟認知到的世界做出評述,而這世界上也沒有所謂的完全真理。我有這樣的認知,面對反對我論述的意見,也不會怎樣,反正多聽故事,他只是看到幾段話,做出些反應,也不認識我這個人,所以他是在批評「這篇文章」,不是我「這個人的本身」,而我也不是聖人,我也可能搞錯,那也沒什麼好生氣或不能接受的。

為什麼這世界會有這麼多紛爭,其實根本的原因都是價值體系的摩擦。比如信伊蘭教的相信自己是真理,而基督教也相信自己是正確的,當兩個價值體系接觸以後就會產生碰撞。但是這很奇怪,因為每個人都有一雙眼睛,本來就看到不一樣的世界,就像每個廠牌的顯示器的畫面都有差異,本來就不可能有所謂真理的標準。但人常常會把自已的認知作為圭臬,有偏離的就當成異端,認為要修正。而就是這種世界上只能有一種真理的思維,讓世界出現很多仇恨、爭執。

然而我覺得我們可以超越這些,就是很單純的知道我們都不完全,沒有人是神,沒有人完美,世界上也沒有真正的對錯,對錯都是人定義的。這樣我們就不會用自己的價值體系應去套用在別人的思惟上,而產生一種的認知,覺得別人是錯的,沒有對錯,只是對事物有不同觀感而已。他可以有他的看法,我們也有可以我們的主張,這兩者南轅北轍也沒關係,也不需要要試圖強迫別人認同自己的意見,或者去批評他是錯誤的,就只是簡單的分享,瞭解彼此怎樣看待事物而已。

不過在台灣這片土地,常常討論事情起來最後都變成謾罵跟人身攻擊,變成對人不對事。選舉最後都會變成挖糞、抹黑。不是根據大家的論述討論,最後都導向:「我要證明你是個人格卑劣、表裡不一的王八蛋。」或者變成善惡二元的對立,你不支持我的意見,你就會是跟我敵對的反動派。到頭變成一些荒謬的對罵,也沒有提出論述,就用幾個難聽的字眼去定義對方,然後也很難真正討論。

我覺得不應該這樣,事情本身沒有這麼複雜。我也有很多政治立場跟理念跟我完全相左的好朋友,我們也會談論起政治議題,我甚至一個最好的朋友就在國民黨總部上班,我們對政治的看法天差地遠,但也不會討論起來就劍拔奴張,怒目相視,因為我們都知道,這只是在不同立場跟觀點出發而有的差異,這些差異本來就會存在,也沒有必要因為這樣有衝突。

這就是我對民主的信仰,我相信民主不只是個體制,讓人民可以選擇政府而已。我相信民主是一種價值觀,讓我們可以接受差異,包容不同的聲音。不會因為一個人有跟我們不同的信仰跟價值就會覺得他是錯誤的,應該被修正的。時代是一直在演進,五十年前的觀點,現在很多看起來都很荒謬了,本來世間就沒有一定的標準去衡量事物,只有透過理性的溝通,瞭解彼此的立場,尊重那個一定會存在的差異,才能讓整個社會真正的往前邁進。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