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美麗台灣角落:中和緬甸街的故事

出了南勢角捷運站,往興南路直直走,就會看到華新街,轉了進去,瞬間好像到了另一個國度一樣,跟普通的台灣街道很不一樣,整齊劃一的招牌有特別規劃過,發現周圍的人說起異國的語言,招牌上出現很多像圈圈的可愛文字,這裡是中和有名的緬甸街,九成的居民是緬甸華僑。

很多本地或外地來的觀光客會特別來這裡品嘗南洋美食,這裡是台灣最有特色的新住民聚落,將近三萬的緬甸華僑在這落地深根,我跟譚龍兩個人就開始今天的探險。沿路吃了一些料理,我們發現轉角有個攤販賣緬甸的點心,我們就問起什麼好吃。我講了一句:「鳴個喇叭」,是緬甸話的你好,開啟了話題。

坐在攤販旁的小胖也是緬甸華僑,但是他在台灣出生,跟我一樣大。雖然已經在台灣出生,但是仍然可以用緬甸話跟當地的叔叔伯伯流利的交談。「我有回去過仰光啊,我們那時候坐客運要去曼德勒,有些緬甸人看我們拿台灣護照就想跟我們索賄。」小胖開始說起一些緬甸的故事。

而這家店的老闆吳大哥聽到我們聊起來,也跟我們分享他的故事。緬甸華僑是第一批在台灣大規模的新移民,最早是在五十年前,民國五十年代來的。「那個時候我們在緬甸苦啊,軍政府就排斥華人,我們拿的身分證都不一樣,根本不把我們當國民。」

緬甸的華僑數量原本非常多,因為中國近代長期戰亂的緣故,許多難民逃到緬甸。最高峰時有將近60萬的華僑住在仰光,曾經有一段華僑掌握三分之一緬甸輕工業的鼎盛時期,但只維持十幾年。後來奈溫將軍發動政變,成立軍政府後,華僑的資產通通被沒收,華校被關閉,華人開始受到歧視的待遇。

「我小時候還能讀華校,後來軍政府關閉所有華校,我們就都受緬甸教育。」大哥這樣說道。也因為當時軍政府強制的同化政策,讓緬甸華僑很大多失去講中文的能力,因此幾乎所有緬甸僑胞再來台灣前都不會講國語,緬甸語,變成他們的母語。1964年,軍政府進一步限制華人行動,立法要求華人遷徙都要有許可證。

當時的中國正在動盪的文化大革命,主張輸出革命,支援各國共產黨,試圖赤化整個東南亞,引起周邊國家的反華情緒,這浪潮也到緬甸,引發了大規模的排華。1967年的6月26日,爆發華人遭攻擊,住家跟商店被洗劫的626事件。「那時候蔣中正當總統,就很照顧我們,機票補貼,我們就放棄緬甸國籍,很快就來台灣,當時華人幾乎都跑光了。」

「軍政府真的很糟糕,其實緬甸是富裕充滿資源的國度,但是軍政府控制一切,只有他們自己的人能獲利,壓榨整個國家。許多人都找不到工作,又歧視華人。」因為軍政府的執政,讓緬甸的國民生產毛額甚至倒退到比二戰前還要低,許多的人離開了緬甸。

就在民國56年,政府開始接受東南亞被排華影響的僑胞,大規模的協助僑胞來台。但回到華人為主的台灣,反而是緬甸僑胞辛苦的開始。「我們剛來的時候不會講國語,人家就欺負我們,一直說我是緬甸人。我就不是緬甸人,我父母都是從大陸去緬甸的,我是實實在在的華人,但是人家一直講,就會生氣啊。」吳大哥道盡了剛來台灣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來台灣已經三十年,講話已經完全沒有口音的吳大哥,卻對家鄉念念不忘。「我們來台灣雖然很久,但是始終被當外人,還是有很多文化上的差異。現在也不一樣了,以前台灣比較好,現在換緬甸發展起來,台灣反而停滯,等我退休,我也想賣了房子回緬甸去養老了。」我告訴大哥,未來我會去東南亞發展,他很語重心長地告訴我:「你一定要注意文化差異,尊重當地人的風俗,不能有高高在上的姿態,很多台灣人都犯這個毛病,只有這樣到哪裡才都走得通。

聽完大哥的故事,我們揮手跟他道別,期待下次再來拜訪他。我們繼續踏上旅程,發現前方有個像咖啡店的地方,許多人在騎樓下喝茶聊天,講得都是緬甸語。我們跟店裡的大姊詢問賣的是什麼,請他介紹給我們。她很熱情的接待我們說:「你們也是學生來研究緬甸街嗎?每年我們這裡都會接待十幾團學生,台大、政大、清大都有。」

姐姐真的好眼力,馬上知道我們來幹嘛的,這位周寶珍姐姐是第二代的緬甸華僑,告訴了我們很多這裡的故事。「因為緬甸的情況,許多人來台灣,會聚集在這裡是因為過去許多工廠都在這中永和,華新街靠山所以租金又比較便宜。這附近有德州儀器,很多人都在那工作。剛來台灣的緬甸僑胞因為語言不通,一般從事比較勞務性跟低技術的工作。」

「很多學生會來我們這裡訪問啊,等等政大民族系的就會來。我們這裡是台灣最早跟規模最大的新住民聚落,到現在大家都還會用緬甸話溝通。」這倒是真的,華新街真的很特別,不只街上招牌寫緬甸文,甚至連房仲廣告都是用緬甸文寫的。「比較早來的在這裡形成聚落,後來來的就也住這裡,大家互相照應,我們就像在緬甸一樣,街訪鄰居都互相認識,就像一家人,這裡有九成都住緬甸華僑。」

我們在店裡吃起緬甸蛋糕跟緬甸奶茶,跟寶珍姊姊的女兒聊了起來。後來寶珍姐姐的媽媽也來店裡,我跟他揮手喊道:「鳴個喇叭。」她很開心的笑了出來,問我:「你也會講緬甸話啊?」我告訴她們我之後就會去東協工作,也會去緬甸看看,我說,緬甸現在發展很好呢。婆婆笑了一下:「去緬甸啊,真的時代不一樣了,以前大家都往台灣跑,現在換台灣年輕人往東南亞去。」

聊得差不多的時候,又有一群學生進來了,他們帶著大包小包的攝影器材,也是要來訪問的。「嗨!你們是政大民族系的嗎?」我打招呼問起來。「是啊!」「我是中興大學歷史系畢業的唷!」莫名其妙的自我介紹就結束了。我們就去櫃檯結帳,寶珍姐姐又跟我們講了很多。

我注意到店的櫃台上有個漂亮的貓頭鷹雕像,就問這是幹嘛的。「貓頭鷹在緬甸代表吉祥,有點像招財貓的概念吧!」講著講著,這次的緬甸街之旅也到尾聲。我用緬甸話的再見「搭搭」跟姐姐道別,姐姐聽完笑了一下說:「答答是小朋友講得,現在大人都直接講掰掰了。」我害羞的點了點頭,寶珍姊姊又說:「有機會再來坐坐啊!歡迎你們!」

這場短暫的旅程就結束了,看到團結而有活力的緬甸僑胞們在台灣努力的生活著,也是滿觸動心弦的一件事情。這半年來,很多媒體,像天下、商周跟今周刊都有志一同的報導年輕人外派東協的趨勢,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人流會更加密集,不只有許多的東南亞朋友會來到台灣;台灣也會有很多青年前往東南亞築夢。

希望未來不管在什麼地方,來自不同文化的大家都能包容彼此,真誠的去瞭解對方,因為不管我們來自哪裡,去到何方,都只是單純地想追尋夢想,老實打拼的人們,大家最內在純粹的那顆心,其實,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差別。

(本文原刊載於天下獨立評論)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