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日線】「族群恐嚇牌」失效,年輕選民積極參與──爾虞我詐的政治算計中,仍成就了大馬重要里程碑

台北時間 2018 年 5 月 10 日凌晨,大馬選舉由在野的「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這個由 92 歲前首相馬哈迪(Tun Dr. Mahathir bin Mohamad)「名義領導」的政黨聯盟贏得勝利。(註)

儘管從大選之初,直到開票為止,馬來西亞的這場選舉,充滿了無數爭議事件與「選舉奧步」(如選前重劃選區、投開票日停電、投票站起火等),當然還有無數「爾虞我詐」的政治算計。

但從結果來說,這場選舉,無疑也標誌著已經在馬來西亞長期執政 60 餘年的「國陣」正式下台──它不只是馬來西亞民主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更牽動了整個東南亞未來發展局勢。

本文將先帶讀者朋友們一起回顧這場選舉,幾個非常「戲劇化」的關鍵看點,例如馬哈迪與納吉的「師徒對抗」,最不受歡迎首相的貪汙醜聞,以及選舉中的「中國因素」⋯⋯等等,接著再嘗試發表一些個人對本次選舉,除了「政黨輪替」之外,一些代表性意義的觀察:

突破族裔牽動者的政治格局

談馬來西亞政治,不能不看馬來西亞多元的族裔影響。首先,不同於台灣的(準)「兩黨制」概念,馬來西亞為多黨制,「執政黨」是以聯盟形式組成:

如過去執政 60 年的執政黨「國民陣線」(國陣),就是由「巫統」(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zation, UMNO)、「馬華公會」(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和「印度人國民大會」(Malaysia India Congress)三個主要政黨組成的聯盟──這三個政黨,也分別「代表」馬來人、華人、與印度裔的各自族裔與立場。

而國陣中最具影響力的巫統,其政治主張就包括了區分族裔,「馬來人至上」的「固打制」:「固打」就是台語的扣打(quota)──配額的意思,在這樣的政策下,以全國約七成的「土著族裔」為優先,在教育、福利、經濟等層面享受「特權」。相對來說,華裔與印裔的馬來西亞人,反而在自己的家園中受到限制。國陣更曾在本次選舉中警告,「如果其失去政權,馬來人專屬的特權將消失。」

這樣「族裔優先」的政治結構,某種程度讓國陣可以獲得在大馬佔多數巫裔選民支持,進而長期掌控政權。而反對派在過去,也長期倚靠少數族裔的支持,或與不同族裔的在野政黨進行「合縱連橫」的謀劃。

但觀察本次選舉,隨著老一輩在不同族裔界線上「劃分明確」的世代影響力減弱,新一代在多元族群文化下生長的年輕人,未必認同過去的「族群牌」,加上 ( 前 ) 首相納吉多年來為人詬病的貪汙醜聞,遂讓本次選舉突破了以往影響政制發展甚鉅的「族群格局」。

(前)首相納吉的「 1MDB 醜聞」

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圖/shahreen@Shutterstock

2015 年,馬來西亞國營的一馬公司(1MDB),爆出公司負債 420 億令吉,引發了貪污醜聞和爭議。美國《華爾街日報》更聲稱,有大約 7 億美元(或約 26 億令吉)從此公司流入馬來西亞首相兼財政部長納吉的私人戶頭。

然而時任馬國首相納吉卻堅稱,這筆錢是中東「某有力人士的捐款」──這個問題,凸顯了長期政商勾結下,大馬政局與金融管制交構的隱患。

一馬公司全稱「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是首相納吉 2009 年上台時一手策畫設立的,他自己也親任公司的顧問團主席。宣稱要透過這家公司來「引導馬來西亞經濟發展,鼓勵外資投資大馬」,期待在 2020 年,可以一舉成為先進國家。

然而,這家公司從成立之初就有許多的問題:首先,「一個馬來西亞」本身就是一個政治意涵非常深刻的口號,其更常常透過「落實企業社會責任」(CSR)的理由,對各族裔學生派發獎學金、補助村長赴中東朝聖,有選舉綁樁的嫌疑。

而最啟人疑竇的,莫過於這樣一家龐大的國營企業,運作竟然高度不透明。

2015 年,一馬公司開始被踢爆一系列醜聞,讓首相納吉的聲望急遽下滑,也引發美國、瑞士和新加坡等國的調查。根據調查,美國司法部認定這家公司「存在洗錢的可能」,與其他相關金融問題。報告中描述在背後操縱的「大馬一號官員」(Malaysia Official 1)雖未指名道姓,但被輿論普遍認為是首相納吉。(詳見《馬國「史上最不受歡迎」首相納吉》一文)

這也使得人民開始憤怒,曾經提拔過首相納吉的前首相馬哈迪,更開始出面連番重砲指控,為今天「希望聯盟」的選舉勝利,吹起了前奏。

「師徒相爭」,錯綜複雜的政局

此次贏得大選的馬哈迪,其實過去已經執政過 22 年,在他擔任首相的 1980、1990 年代,大馬經濟迅速發展,他因此被許多大馬人尊稱為「馬來西亞現代化之父」,馬來西亞著名地標雙子星塔,亦是在其任內建成。

然而不無諷刺的是,從「馬來人主權至上」、「迫害反對黨人士」到「延遲民主制度進展」等諸多至今依舊的爭議,也同樣源於馬哈迪執政的時期。(詳見:《92 歲前首相的逆襲──馬哈迪代表反對聯盟再戰首相大位,是民主「進步」或「倒退」?》一文)

不過,暫且不論其個人功過,單就此次大選來說,馬哈迪確實對「大馬變天」,起了關鍵的作用:即便年事已高,馬哈迪仍強烈關心當前政治局勢,2015 年爆發一馬公司醜聞時,馬哈迪便開始站上街頭,強烈譴責納吉這個自己一手提拔的「學生」。

就這樣「師徒決裂」後,馬哈迪更組織民間力量,幾次發動反對納吉的遊行示威,公開要求納吉辭職下台,以示負責。他甚至在 2016 年,悍然退出了自己經營數十年的馬來西亞最大單一政黨巫統,創立「馬來西亞土著團結黨」(PPBM)分庭抗禮。

其種種作為,無疑炒熱了馬國大選的選情,也讓在野陣營各政黨,看到了 60 年來難以撼動國陣執政的「希望」。

反觀納吉面對來自「過去的老師與盟友」這樣的壓力,卻是更加的強硬,試圖在政治與法律上更加集中權力。種種作為開始自亂陣腳,在無形間反而喪失其原先「鐵桿」的支持者。

另一樁值得玩味的事件是:馬哈迪以其高知名度和「豐功偉業」,順利聯合了在野反對納吉的勢力,於 2018 年 1 月共推其成為「希望聯盟」的首相人選。然而,他卻宣稱自己勝選後,只會是「過渡首相」,將尋求特赦曾擔任自己副手的安華(Anwar Ibrahim),並讓他接任首相一職。

但馬哈迪本人和安華在過去,其實有著千絲萬縷的「恩怨情仇」:

20 年前亞洲金融風暴時,因為對財政意見的相左,馬哈迪與安華產生了磨擦,當時國陣內部也出現派系鬥爭。一紙「安華不能當首相的 50 個理由」黑函廣為流傳,安華因此報警後,結果竟是牽扯出「案外案」,最後讓安華因為性醜聞被捕入獄。馬哈迪則順勢將其革職。

當時許多馬國輿論均指出,「安華是被馬哈迪『算計』了。」

時過境遷,如今納吉的醜聞,卻讓安華跟馬哈迪重新團結在一起,「互相支持」。並在選前之夜,由目前仍在刑期中,「保外就醫」的安華以公開聲明力挺馬哈迪,兩人上演「大和解」。

被捲入選舉的「中國因素」

在中國國營與民營企業大舉「出海」,國家政策「一帶一路」倡議下,馬來西亞也成為中國勢力對外發展的一大重要目的地。

這也讓此次的選舉,多了些「中國因素」。例如馬哈迪就公開表明,質疑納吉響應一帶一路,對中國大舉的開放,將在房地產、基礎建設等領域受制於人,有害馬來西亞發展。

而今年三月希盟發表的《希望聯盟競選宣言》,內容亦直指未來執政將「謹慎審查各類外國大型投資計劃」,被認為是直指中國。因中國的一帶一路,雖然帶來基礎建設與高額投資,卻沒有為當地人民帶來實際效益──如中國通常會要求參與建設的,必須是中資公司與中國技術人員,反而搶走了在地人民的工作機會。

但希望聯盟中的行動黨,又因為支持者多為大馬華人,恐懼這樣的「疑中、恐中」可能再次造成馬國內部族群的相互不信任,也引發希盟內部不同聲音,希望馬哈迪淡化對「中國威脅論」的闡述。

因此在選舉當中,這樣錯綜複雜的「中國因素」,也成為這次選舉的一大看點。

「族群恐嚇牌」失效,應是這場選舉最大的勝利

5 月 9 日,馬來西亞民眾排隊投票。圖/Casa nayafana@Shutterstock

希望聯盟勝選,打破一甲子以來不變的政治局勢,主要的原因之一,或許是年輕人的參與。

在馬來西亞,公民要參與大選投票,必須事先登記──而根據大馬選委會於 4 月初公布的選民年齡分布,21 至 39 歲的「登記選民」高達 41% ,較上屆大選時同年齡層者增加了 10 個百分點,並是 60 歲以上選民的 2 倍,讓「年輕人」成為這次選舉中的重要角色。

此外,這次選舉雖然國陣敗選,納吉本身因貪汙醜聞、民調始終低迷應佔了較大的因素。但同時間,大馬本身的族裔議題,也在這次的選舉中因納吉「力挽狂瀾」的操弄下,再次被凸顯,並且失效:

例如,納吉曾在選舉期間公開表示:「如果華裔投給希盟,未來國陣如果保衛政權後,將不會有華裔部長」;甚至暗示對手勝選的話,「馬來人的權益將受損,王室體制將會受到影響。」

從結果來論,這種種「恐嚇」,最後反而招致反效果,引起跨族群的反感。導致納吉與其領導的國陣,在過去多次選舉中的「鐵票區」均慘敗,數名部長級議員中箭落馬。

從樂觀的角度來說:這次的選舉,或許標誌著馬來西亞將走向「與過去完全不同的道路」。例如希望聯盟中的「民主行動黨」,就是長期反對「馬來人優先」,強調跨族群建設一個融合的馬來西亞的政黨;而以安華為核心的公正黨,也強調「廢除以族裔作為劃分」的新經濟政策,主張讓族裔的界限消失。

這場馬來西亞獨立以來的巨變,不只可能改變整個大馬的政治、經濟甚至社會結構,更有可能影響整個東南亞局勢,後續發展,值得我們高度關注。

註:希望聯盟於 2018 年馬國大選中,以包括公正黨(Parti Keadilan Rakyat)、行動黨(Democratic Action Party)、土著團結黨(Parti Pribumi Bersatu)和誠信黨(Parti Amanah Negara)組成的政黨聯盟,並與「沙巴民興黨」等組成單純於選舉中合作之聯盟。希望聯盟各政黨,於年初( 1 月 7 日)共推「土著團結黨」創始人馬哈迪,與「公正黨」主席旺阿茲沙(Wan Azizah binti Wan Ismail)分別擔任首相與副首相之「過渡」人選。

「過渡」之意,是指根據希望聯盟內部協議,馬哈迪若成功上任首相,將「特赦」旺阿茲莎之夫,前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並於安華出獄後安排「交棒」首相一職。但目前此規劃,仍受馬國法律是否限制安華任公職之爭議,以及馬哈迪本人的意願等諸多不確定因素影響。

 

原文刊載於換日線Crossing,轉載請註明出處,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很有用處,或也很關注青年發展,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或者看看我在其他平台的專欄文章。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