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知道的祕密!造成台灣媒體亂象的背後真正的藏鏡人竟然是…

我小時候其中一個志願就是當記者,我覺得記者是了不起的職業。有人說你瘋了?現在記者社會地位這麼低,鄉民都在說「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這就要從我小時候說起,我們家就在台北市立圖書館旁邊,我小時候就在圖書館長大,我記得在小一小二那個連漫畫書沒注音都看不大懂的時代,我最喜歡看國家地理雜誌,他開啟了我對世界的好奇。

因為上面的圖很大很精美,幾乎一本書一半都是圖片,他讓我知道外面世界長什麼樣子。年幼的我自己翻開小黃框時,總是有無限的驚奇,因為不同於一般作給兒童的讀物精心設計過,小黃框裡面的照片是這麼的寫實有時甚至殘酷。他讓當時活動範圍不超過家的方圓兩公里的小男孩認識了這個世界。八歲的我,還不知道過了淡水河還有人住,卻知道遠在天邊的非洲怎樣狩獵,這就是媒體的力量,讓我們的眼光可以超越我們所能看到的。

很多人都說我對世界的了解很深入,從行天宮到外太空好像都懂一些。我可以談論土庫曼獨裁者如何利用靈魂之書控制人民,我也知道日俄在北方四島的主權爭議,我都沒去過這些地方,我能夠瞭解都是靠著傳播媒體,我不可能用我的一生去體驗所有世界,而其他人透過書寫、攝影把他所知道的告訴我們,我覺得這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就像司馬遷一樣,紀錄一個時代的美麗與哀愁。

什麼叫新聞媒體,媒體不過是個訊息的載體,一個媒介而已,廣義說起來,這樣在各個平台上寫文章的我也算個媒體人。我之前寫過些文章討論獨立思考跟媒體識讀的概念,很多朋友熱烈反應大聲的譴責媒體,說媒體是亂源,這我不否認,台灣的新聞的確遇到很多困境,許多電視新聞跟報章雜誌趨向了所謂無腦化,不講國際,講些風花雪月,台北小吃店家打折多少,報些垃圾新聞。

但是更值得我們思考的,是什麼造成了這樣的情況。我認識許多媒體朋友,都是頂尖名校新聞系所畢業,受過完整的專業訓練,也是很有抱負的。但為什麼今天還是有這樣的情況,我想我們要從整個生態來講。我舉個例子,我常常寫一些文章非常冷門,探討東南亞國家政經局勢,或者伊斯蘭文化,寫出一篇一千字的文章,我可能要做一周甚至一個月的研究,更不用說如果要撰寫出精闢深入的新聞,可能還要長期派駐當地的記者才有辦法。

然而,這些文章點閱率說實話很讓人失望,常常只有兩三百而已。我是本來就有興趣,所以就算沒什麼人理,我也寫得很開心,因為我本來就是寫來自己爽的,有一個人看我就開心了,也沒靠這賺錢。可是在作媒體不是請客吃飯,人家是要有收入養活自己的。想想這個情況,如果我今天一個特派員派到某國做三個月的採訪報導,結果回來花了數十小時寫完的文章沒人擦小,或者報導三分鐘也沒收視率,我想如果我是個高層還會花巨資去做這樣沒效益的事情嗎?

台灣媒體太多,劇烈的競爭造成低品質的結果,但這兩者為什麼會互為因果。競爭應該會越競爭越好啊?因為觀眾愛看,今天一個歐陽妮妮發篇微博,在蘋果上竟然有兩萬點閱率;相反的,花幾十萬派出國的記者回來寫的報導只有五六十人點閱,那我幹嘛花這冤枉錢?有個朋友留言說到,「台灣人就熱愛吃媒體餵的屎,愛吃屎人家只好賣屎給你」,這雖然滿難聽,但卻又很寫實。

有人常批評媒體只會抄網路訊息,國際新聞Youtube剪一剪國外媒體,國內的抄一抄ptt,這道理其實也跟上面一樣。我大學的時候也當過學校刊物跟網路媒體的記者,去學校採訪一個新聞可能要在運動會下站一天,汗流浹背還要趕快跑回辦公室寫稿,結果登出來根本沒人理。相反的一個b版上的爆掛,看完改寫一下就有熱烈關注,那我在室內吹冷氣就能達到超過我出去要死要活的數倍效益,作為商業機構的新聞媒體會選哪個?

人家也要養孩子啊,光有高尚理念是不能活的,只能生產消費者要的。這是供需法則,觀眾愛什麼,生產者就產出,如果今天大家都拒絕所謂的垃圾新聞,我想這種模式也沒有存活的辦法,偏偏大家邊看邊罵,罵的過程中增加它的效益,就更讓媒體往這方向走。而且可以換個方向想,聽過蘇東坡跟佛印的故事,心中有佛,看誰都是佛,心中是大便,什麼都是大便。

有同學常常問知道這麼多東西都看什麼媒體來的,其實我每天點開的一定會有蘋果日報,有人就很驚訝,這種腥羶色媒體你天天看?不過就像我剛剛說的,媒體就是個載體而已,上面有五花八門的訊息,有人打開蘋果只看影劇版,有人只看社會版,他看到的東西決定的他世界。我打開蘋果都看國際版跟財經版,還有一些登載在蘋果上的獨立媒體,我覺得還是有很多不錯的報導,只是這些不錯的報導如果不放在眼裡,那他們就像不存在一樣。

我覺得台灣媒體不是全部問題,另一問題是讀者,我每天接觸的訊息也六成也來自國內媒體,不管中央社、關鍵評論網、地球圖擊隊、天下換日線、科技爆橘等等等都有很棒的文章跟資訊可以吸收。媒體上面有五花八門的東西,當然有一堆垃圾訊息,但也有很多有心的媒體人靠著理念努力撐下去經營的優質媒體,他就像個大拼盤,偏偏大家愛的都是垃圾,讓賣垃圾的越來越多,反而怪人家怎麼只出垃圾。其實不只有垃圾,只是不是垃圾的,比較少人關注。

我覺得要思考的是面對這麼多的訊息,怎樣在接收以後有繼續思考的能力,而不是看完就算了,或看完就相信。獨立思考跟媒體識讀才是真正重要的核心,至於什麼應該規範媒體亂象,新聞自由是民主國家的根基,愛寫什麼都可以,但假設不是閱聽大眾接受那些垃圾新聞,也不會有這麼多迸出來,他只是提供大眾想看的而已。所以當我們在痛斥媒體亂象時,其實也可以思考,或許我們就是幫兇。也該思考,我們有知道那些優質努力經營的媒體,而有給過他們實質的支持嗎?我認為真正能控制媒體的不是高層,而是閱聽大眾。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