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死三姊弟 布丁黑心店倒了 下一步是?

這兩天整個版面都是布丁家庭的肥皂劇。一堆網友群起撻伐,說他們多可惡,欺騙大眾演戲。老實說我看了也很不爽,這樣消費大家的同情心牟利,取之於社會卻沒有回饋,甚至擺出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對中原大學的教授。但是今天換個角度想,假設沒有這個教授東西晚到要退費,我們可能還會稱頌這個神話,讚嘆這三姊弟多麼上進。

 
那問題就來了,就好像考試作弊被抓到一樣,一個被抓到不代表只有一個作弊;就像你看到一隻蟑螂代表有一窩蟑螂在你家。我們應該反過來思考,是誰創造出這樣的布丁神話的,就是台灣人自己。台灣人愛做善事有同理心是世界知名的,加上媒體特愛這味,每兩周就要來一次什麼可憐人賣東西網路瘋傳大家來用新台幣讓他下架。

 
讓很多人開始販賣所謂的同情,而許多人也買這些同情,讓自己覺得自己的錢有花在做公益上。但這樣的情況真的是正確的嗎?今天就算三姊弟通通跑去下跪認錯,或許過幾年,一定會有一模一樣的事情發生。這是整個社會價值結構的問題,故事行銷的成功讓這樣勾起人們憐憫的行銷手法永遠不會停止。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可憐人出現?我們可以思考的方向應該是社會安全網是不是出了問題。難道在台灣一個奶奶帶三個小孩會到活不下去嗎?其實我們國家的社福體制在表面是很好的,低收入戶有各種優惠,每個月還有生活補貼。但是問題是實際運作上出了差錯,很多根本不是低收入戶的可以用各種名目文件申請,比如因為沒有報稅,就沒有收入,或者根本是偽裝成貧戶拿補助,反而很多真正沒有收入的確沒辦法申請到低收入戶。

 
我覺得去罵三姊弟跟那個阿嬤沒有什麼用處,他們的確有問題,但是他們是體現這個社會有的問題,因為是這個社會創造出他們有這種心態,自認是弱勢要大家幫助,媒體報導讓他們神話崛起。他們這兩年就靠販賣同情維生,當他們承認自己生活好起來了,那反而會失去這賴以為生的事業。就很像中國很多的縣寧願被稱為貧困縣,這樣才會有補助,當他們脫貧脫離貧困縣以後,反而又是墜入貧窮的開始。

 
而大家也沒發現,是媒體引起這「好可憐快幫忙」風潮,也是媒體如鯊魚一般嗜血的追殺他們。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其實都被媒體操弄,講句老實話,這個家庭縱然有錯,但是需要到社會全部的目光都在他們身上嗎?不值得,他們只是個笑話而已,這個國家有更重大的議題我們思考。不用這種鳥事兩三天媒體輪番報導,挑動大家情緒,同情是媒體勾起的,仇恨也是。卻沒人跳出來想,為什麼某些媒體要這樣做。真正在唬爛的是媒體,沒有查證的是媒體,他們只是要聳動或悲情的故事引起你關注,我們都是被特定傳媒利用的人。

 
所以回到根本,很多人在過程中指出了問題,比如低收入戶的判定常常與現實不符,也沒有一個機制可以幫我們瞭解這些我們幫助過的人後來又怎樣了。許多的案例都曇花一現,風潮過了,馬上又陷入困境;也有這種明明早就好轉,發大財還繼續裝可憐的。我們應該要想是要怎樣建立一個體制,讓鰥寡孤獨者皆有所養,每個人都可以堂堂正正地靠自己營生,不需要拿個「我很可憐」的招牌來擺弄。

 
與其去罵這三姊弟,我們應該要一起思考,怎樣可以讓整個國家社會更加正常運作,從體制上建構真正幫助需要的家庭。罵他們對社會沒有幫助,對正義也沒有幫助。當大家已經認清他們的情況,他們的人生也可以說毀掉一半了,也不值得在浪費時間罵這些已經遭受到報應的人。還有很多真正可憐,正在努力掙扎生存的人,我們應該把目光放到他們身上,找出解決的出路。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