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寶可夢與越南偶像──向日本取經,讓 Taiwan 不再是 Thailand

身為一個小學生等級的動漫臭宅,每週四看小智跟木木梟在阿羅拉地區跟小夥伴們耍蠢是我孤寂外派人生的一大樂事。但就在這幾天,一支影片觸動了我跟許多其他在東南亞外派的台幹好基友們的心,引起我們熱烈討論,那就是寶可夢要在任天堂最新的主機 Switch 上面出遊戲啦。

蛤?你在供三小?你一定這樣想,且聽我娓娓道來:寶可夢將在 Switch上面推出「寶可拳 DX」這款遊戲。當終於等到遊戲宣傳片時,我不禁激動地流下兩行眼淚──這…不是越南嗎?這不是我最愛的越南嗎?市場的場景、街道人群的斗笠,啊太驚人了!太感動了!

寶可夢宣傳片,為何選在越南拍攝?

「來拜訪在海外工作的哥哥跟兩個姪子,我踏上了東南亞旅程。」主角用旁白的方式講出宣傳片的要旨。

這支影片在講一個大學生,為了拜訪在越南工作的哥哥,揹起他的大背包前往越南,途中遇到了許多人事物,用一個可以馬上桌機變成掌機的 Switch 跟當地人互動的故事。

這時候就值得思考了:為什麼去年再度引起世界旋風的寶可夢,在 Switch 這個任天堂當紅爆款主機上的遊戲──這樣強上加強的組合,卻要在越南這種相對冷門的地點拍攝影片呢?聽過幾堂行銷學課程,不敢妄稱專家的我認為:「因為這會引起共鳴。」

我們來看最明顯的情況,我許多也在東南亞外派的台幹小夥伴們,看完我瘋狂分享的影片後都馬上問:「哪裡可以買到任天堂 Switch?多少錢?」就算他們不像我是個 7 歲開始玩寶可夢的粉絲,也會對這個遊戲產生強烈興趣,越南的網友們更是熱烈的在影片底下回文討論。

這款主流遊戲在主流機台上,卻用越南當作宣傳影片的場景,可以看到日本整個國家的戰略布局,即透過這種潛移默化的方式,推廣「南向」。光憑著一部影片,就能在某種程度上加深兩國青年的連結與交流。

越南偶像,是日本「文化南向」的關鍵

茨城縣,一個在東京北方的關東小縣,很多台灣人可能聽都沒聽過,但是提到大名鼎鼎的「水戶納豆」或「水戶黃門」大概都略有耳聞。不過說到「水戶黃門」,我只會想到 NG 騎士檸檬汽水,呃,暴露我的年紀。

這個茨城縣到底做了什麼,會出現在這篇文章呢?今年 6 月,他們聘請了越南知名歌手斐阮中俊(Bui Nguyen Trung Quan)擔任觀光大使,搭 5 小時的飛機到日本,拍攝茨城縣的形象廣告,吸引越南遊客。由此可見,致力於吸引東南亞觀光客的不只是台灣,日本也已大張旗鼓的在搞了。

茨城縣請越南知名歌手 Bùi Nguyễn Trung Quân 擔任觀光大使。圖/Bùi Nguyễn Trung Quân 臉書專頁

茨城縣為了主打東南亞觀光客,甚至推出專門針對東南亞旅客的紀念品,由縣政府領頭,整合相關資源,與越南旅行社洽談合作事宜。日本的一個縣尚且如此,可見台灣還有很多地方可以琢磨。

而你以為,只有縣政府這樣做嗎?來給你爆料,其實連日本政府觀光局(Japan National Tourism Organization, JNTO),都請來越南當紅偶像阮福盛(Noo Phuoc Thinh),擔任觀光大使,並且邀請其到日本拍攝 MV,硬是把日本元素塞進越南人民的日常生活中。

日本積極主動的「文化式南向」也得到了豐碩的成果,就在上週(6/21),日本觀光局發布報告,指出 5 月份的越南觀光客較去年同期,呈現出 35% 的高度成長。雖然因為地緣因素,台灣的越南觀光客人數還是贏過日本,但是在日本的積極推動下,或許在兩年內,訪日的越南觀光客就會超過台灣。

越南新住民,並非台灣獨有特色

講到越南新住民,很多人以為這是台灣特色,但事實上,在全球流動的當代,各地都有移民社群,並不稀奇。在日本,也有為數眾多的越南移民,主要組成為 1975 年西貢淪陷後,從南越逃離的難民。

日本當時接受的數萬越南移民,目前主要分佈在大阪的八尾市。當地有許多招牌看板,至今仍寫著特殊的、南越拼法的越文,小學裡充滿具有越南血統的學生,也有由越南人開設的語言課程,教導日本越裔兒童母語。

擁有數萬新住民的台灣,如今也正積極推廣越南的母語教育,未來小學生將可以在母語選修中選擇越南語。但從這件事情也可以看出,台灣在做的,日本也行之有年,我們是南向的競爭對手。

雙向交流,從影劇開始

這個月,越南買下一部曾在五年前贏得「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的電影《盜鑰匙的方法》(鍵泥棒のメソッド)版權,計畫翻拍。這當然不是憑空掉下來的,日本影業為了打開東南亞市場,有規劃的主動出擊,積極向東南亞推銷自己的影視作品,而不是被動坐等人家上門談合作。

這樣的文化交流,也可以反應在前幾年,日本推出過一部由知名漫畫改編、場景設定在越南的新春特別日劇《大使閣下的料理人》。這個故事由擔任過越南日本大使館廚師的西村滿,根據自身經歷創作,成為一個日越雙方友好的具體實例。

對日本來說,這些作品在國內不只能促進國人對東南亞的了解,同時在轉手將版權販售到海外時,對這些地主國家的人民也更具吸引力,是一個相當全面的雙向策略。而寶島台灣雖然也有許多涉及越南的影視作品,但大多以在台灣的越南人為主,如果未來能有在越南的台灣人的故事,就可以透過這樣的窗口,讓更多台灣人了解當地、促進交流。

城市拜訪,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新潟見附市的市長久住時男,過去在民間商社工作時,曾經派駐在峴港,意外結下了兩地的緣份──久住市在平成 17 年(2005 年)就開始與越南交流。

近期,越南中部峴港的高中生訪問團,特地赴日本新潟縣的學校交流,體驗茶道、花道等文化,並入住當地家庭,與日本人共同生活。此間,他們不僅可以認識日本,也在與日本學生、寄宿家庭互動的過程中產生連結。離別時,許多日本高中生和寄宿家庭的爸媽都流下感動的眼淚,相約未來再去越南拜訪。

文化行銷,讓「台灣」不再被錯認

這幾年,政府在推廣南向上,已取得了積極的成果、長足的進展,但透過對日本「文化南向」的觀察,可以刺激我們更進一步思考:哪些層面是台灣可以學習、應用的?

若能從更多元的角度行銷台灣、推廣台灣,就有機會在未來,當東南亞各國提起「台灣」二字時,都會舉起大拇指說「讚!」,而不是滿頭問號地問:「泰國?」

 

原文刊載於換日線Crossing,轉載請註明出處,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很有用處,或也很關注青年發展,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或者看看我在其他平台的專欄文章。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