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樹評書趣】《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為入門者指引紛亂的印度五千年歷史明燈的權威鉅作

這個夏天,公司派我去印度出差。出發前真的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因為印度實在我心中一直是一個很神祕的存在,既傳統又現代,數百種的民族與語言下又有種和諧。臨行前,我特別在北車的誠品買了一本時報文化出版的《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當作我這趟旅程的伴侶,也幸虧有他的陪伴,讓我在匆忙行腳下更了解印度。

我這次去的是印度南方的清奈市,我們公司的據點分別在安德拉邦跟泰米爾邦。這裡的文化跟傳統印象中觀光景點聚集的印度北方有很大的差異。印度南北除語言不同外,連人種都可以說不同。相較於北方有些膚色白到像義大利人,南印度許多膚色黑到比美國黑人還黑。

印度同事告訴我,安德拉邦出身的他,母語是泰盧固語,去講泰米爾語的清奈時,他必須使用自己僅會基礎對話的泰米爾語。而如果要去更遠方的經濟大城孟買或者首都德里時,他則必須使用英語,才能跟自己的印度同胞溝通。這樣的現象點出了印度這個國家的複雜性。

而這樣的南北差異在《印度》這本書中,就有很鮮明具體的闡述,作者特洛曼在書中從氣候、地景開始描繪出印度數千年的文明起源。他點破了過去許多對印度的誤解,比如認為印度文明是由北向南擴散。指出印度文明其實是北方印度河文化與南方達羅毗荼文化的多元並立與交融。而要了解南印度文化,泰米爾文學也提供很重要的材料。他引用印度古代文獻《法論》,說明南北印度在家庭組成上的不同,讓我們能看到一個鮮明的印度形象。

作者特洛曼(T. R. Trautmann)是美國密西根大學的著名印度史研究學者,著作有數本有關印度文明的相關論述著作。相較於一般西方撰述的各國通史通常著重於近代史以後發展,把古代歷史只當作現代史的背景,往往使人以為所謂的印度文明是在近代民族國家概念後才形塑的概念,特洛曼一反這種「常態」,相反的,他用了大量篇幅來建構「古代的印度」。

同時,印度、印度人、印度文明這三者又是錯綜複雜的概念。印度這個地域上存在三種主要卻又互相獨立的語言文化,分別是印度亞利安語系、達羅毗荼語系,以及蒙達語族。印度文明主要由這些不同的文化交融出來。不同於西方國家的「一個民族、一個語言」民族國家論述,印度本身自古就是個多語言、多民族的集合體,讓「印度人」的概念,超脫一般傳統觀念的民族思維框架。

而我們談到印度時,常常會只想到二戰後獨立的印度共和國。然而歷史上的印度,有更大的範圍,是深受印度文明影響的地域,包括了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蘭卡等南亞諸國。在《印度》這本書中,論述的範圍不只是當今政治上的印度共和國,更包含了歷史文化上的印度概念。

在敘事上,特洛曼不只是從史學的觀點單純的論述印度的歷史,更從人類學的角度思考許多文化現象的背後因果。我到訪印度後,在印度工作十多年的主管尼克告訴我:「印度人有一種『非暴力的不合作』的傳統,他即便反對你,也不會正面跟你起衝突,只是消極的不合作。」這種非暴力文化,特洛曼就用歷史的演變來分析,早在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時期,深受佛教影響的古代印度在當時就將非暴力(ahimsa)當作治國的核心價值,多少影響了今天的印度人行為處事。

「文化」是這本《印度》的一大重點,這本書用許多的篇幅,從最基礎的家庭觀念開始剖析,一路到社會,再邁向國家政體的分析。從中我們可以了解,今天印度男女地位的不平等,其背後的歷史文化脈絡,以及種姓制度如何自古深根印度文明,成為其歷史發展的重要根基之一。同時,對印度人的「心智」,從宗教、法律、科學與藝術,都一一拆解,讓我們可以知道古今「印度人」是怎樣看待世界。

身為完全不同文化背景的華人,不管旅行印度,或者在印度工作,常常會遇到許多文化衝擊。而我這趟旅途中,行旅中搭配著看完這本書,讓眾多疑惑常常有種「原來是因為這樣啊」的豁然開朗,許多不可思議在特洛曼這本兼具歷史學與人類學的鉅作分析下都迎刃而解。

綜觀印度歷史,其間深受波斯、伊斯蘭乃至於西方的影響,卻仍能保持自己的本色,交融出絢爛的印度文化。同時,作為文明古國,印度的文化也透過佛教、印度教等中介影響了中亞、東亞、東南亞等地。

印度歷史錯綜複雜,五千年的歷史加上印度傳統對歷史文獻保存與著述的不重視,讓講清楚印度歷史變成一個很難的任務。往往使一部印度史,讓人不知道從何說起。但特洛曼這本《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權威著作,一定程度解決了印度歷史難以入門的困境,讓人能以簡短的篇幅中,對印度文明能有一定程度的理解。

這本著作也在台灣關於印度的著作,大多是旅遊或者政經論述下的書市,注入了不一樣的活水。在美國,許多大學的南亞歷史文化課程都指定本書為課堂參考書,因此,本書實在很值得每一個想更了解印度的,不管是旅遊還是商務的人,細細品嘗閱讀。

轉載請註明出處,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很有用處,或也很關注東南亞和青年發展,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或者看看我在其他平台的專欄文章。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