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沒選擇,而是沒限制」──別再問讀文科能幹嘛,換問自己「想幹嘛、如何借助人文訓練達成?」

讀者來信:想請作者何則文回答,建議「文史哲學群」大學生畢業後的出路與生涯規劃。

──換日線讀者

作者回覆:

「這題目還真難啊!」──這是當我看到編輯大大說有讀者提出這個問題,希望我回答時,心裡冒出的第一句話。

「不是沒選擇,而是太多選擇」

說實話讀歷史、中文或哲學這些人文學科,未來能有什麼出路,我也不知道──不知道的原因,不是因為沒有選擇,而是因為有太多可以選擇了!讀文史本身代表的就是沒有職涯的限制,也難以預測未來發展。

環視我自己就讀相關科系的同學,以及認識的學長姐、學弟妹,什麼人都有,有人輔系或雙主修其他商科,出來就做行銷、業務;沒雙主修的,有人在畫廊、公益基金會、新創教育體系,更有在學校、出版社任職的,甚至有跟朋友搞工作室,拍影片的──你若問,有沒有真的失業餓死街邊的?我倒是從沒聽說過。

相較起來比較跳 Tone 的,有跑去資策會進修 app 設計,出來變工程師、有開飲料店創業當老闆(聽說還買了房子)的、有去金融研訓院上課,後來去銀行工作的,也有不少人成為記者,從事文字工作,還有自己出來創辦 NGO 關注社會議題的。

我自己呢,則是在某科技廠派駐海外,當個小團隊領導,沒事上網寫寫文章嘴砲嘴砲,偶爾返台演講演講,或者沒事被網路上不認識的酸民們罵罵,過著平淡的生活。

不像法律、醫學,這些科系在你註冊的當天,幾乎就能對未來有鮮明的想像,法律要不是司法官、在企業做法務、事務所當律師,好像就白讀了。醫學系更是如此,錄取台大醫科,若最後出來賣雞排或者跑業務,之於台灣人可以說是無法想像的事情。

然而,如果是人文,情況就顛倒了,好像人文畢業只能當老師,也沒能學到什麼技能,其實反過來想,這代表讀人文的有無限可能,因為大家都不知道你能幹嘛。

西方世界熱議:人文學科的用處就在於研究「人」

但人文到底能幹嘛呢?這個議題其實蠻有意思的,今年在歐美就有好幾本暢銷書在談這個議題,創投家斯科特‧哈特利(Scott Hartley)寫的《文青與理工宅:為什麼人文將統治未來的數位世界》(The Fuzzy and the Techie: Why the Liberal Arts Will Rule the Digital World)裡,就特別談論了大家覺得沒有用的人文學科,為什麼反而在這個數位時代更有用處。

無獨有偶,美國著名的財經暢銷作家兼記者喬治·安德斯(George Anders),今年也出了一本《你能成就所有事:「沒用的」人文教育的驚人力量》(You Can Do Anything: The Surprising Power of a “Useless" Liberal Arts Education),如果剛好有閒可以直接看看這兩本書,英文能力如果不行,趕緊寫信叫出版社翻譯引進。

這兩本書的核心理念都一樣,就是這個時代,「人文出身的社會新鮮人比想像中的更有價值」。

人文學科到底能幹什麼?這幾年在西方商業世界,引發熱烈的討論:牛津大學有許多「英國研究」就指出,人文學科對商業發展上是十分有幫助的,因為人文科學本質就是在研究「人」,從個人到群體,衍伸出了文學、歷史學、社會學、心理學、人類學等等學科,這些學科的根本都只是從不同面向探悉「人」是什麼,他們在幹嘛,而又為什麼會有這些思維、行為出現。

同樣的,從事商業行為,與一群活生生的人應對──這群人變化萬千,有著各種的樣貌──理解人的過程,往往不是在打吃角子老虎機,可以直接拆開別人的大腦,研究怎麼回事。而塑造各國人民不同習性的,就是他的背景文化,要剖析這些人腦子在想什麼,怎樣能賣東西給他們,除了用經濟的模型外,人文學科的思維也是很重要的。

技術容易被科技取代,「會問問題」才是長久生存之道

這時候,一定有些鄉民磨刀霍霍,準備痛罵這個自以為的人一番:人文出身薪水低是事實,再怎樣會詭辯都抵不過事實,說人文對商業跟科技時代來說很重要,只是在自慰。

那麼,就讓我來介紹幾個科技業大咖,說明有哪些廣義人文學科的畢業生如今舉足輕重:阿里巴巴的馬雲主修英語、YouTube 的蘇珊.沃西基主修歷史與文學、Airbnb 的布萊恩.切斯基主修美術。這些人大學時都沒學到所在產業的技術,為什麼能成就這些科技巨頭公司呢?

現任 Youtube 執行長蘇珊.沃西基主修歷史與文學。圖/flickr@TechCrunch CC BY 2.0

再說創辦中國最大共享單車──摩拜單車的胡瑋煒,他原是新聞系畢業的記者,沒有任何互聯網技術(也不需要有),只是看到人們需求,想到這個模式,進而找到金主投資,組成團隊而已。

寫《文青與理工宅》的斯科特‧哈特利就表示,過去獨尊理工的思維在這個時代反而大錯特錯,隨著大數據跟人工智能的發展,科技業的入門門檻逐漸降低,很多技術問題已經不用勞動人來「親自」解決。

更別提今天想要開展程設專案的人,甚至不需要請一個工程師,一個國中生都可以運用GitHub 原始碼代管公司,以及程式問答網站 Stack Overview,展開程式設計專案。

過去用未來要申請的職業,思考應學習學科的既有思維,是把人塑造成「工具」,但隨著數位時代不斷發展,擁有技能反而容易被未來科技取代,反而是「問對問題,找到問題,解決問題」才是最重要的能力。而這些必須回到最根本的一個議題,就是「以人為本」的人文思維。

斯科特‧哈特利說:「人文學科教導許多嚴謹的調查與分析方法,像是田野調查與訪談,這種方式之於那些理工背景的人,不見得都能運用自如。」他認為,學習技能的本身,遠不如有對的思維、找到問題與解答來得重要。

讀什麼科系,不代表你未來非做相關工作不可

我們回到剛剛的議題,一定有人會說,事實就是文史哲畢業只有二十幾 K,理工科系很多人可以到 40K 甚至更高。這我完全承認,我也老實說,如果畢業後只有學過中國通史、倫理學、訓詁學這些科目,企業主的確很難拿出高薪聘請,畢竟這些專業很難有直接有產值,不如一個設備工程師可以幫我維護賺錢的機器。

真正的人文學科優勢,不是學校教授的學科的本身,如果你畢業除了一張優異的人文成績單以外,啥也沒有帶出校園,那老實說不管你讀什麼科系,都很難好的出路。既然人文訓練人看到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你現在就應該看到問題的核心,就是怎樣透過大學四年裝備自己,成為對企業來說有價值的人。

你不應該問人文學科畢業能做直接什麼,這代表你對自己生涯沒有想像,反而要思考你到底想做什麼,又如何透過你現有的能力和資源達成目標。

會有「讀人文不知要幹嘛」的問題,通常就是陷入一種迷思,認為大學讀什麼,未來就必定要從事相關專業,這其實是很大的誤解。中文系的不一定很會寫文章、體育系也不代表各個都是肌肉男。讀什麼科系,只代表一件事情,就是「你的大學課表可能會長怎樣」。讀人文不代表你只能當文青,每天看一堆文本,跟其他技能絕緣。

如果你想走商業,當一個業務,那應該思考的是以目前來說你還缺什麼能力,沒有人說歷史系、中文系不能當業務,只是光一張人文學科的畢業證書真的比不上行銷畢業的,因為人家不知道你有這種能力。如果你還缺商業能力,那試著去修這些課程補強,或者參加一些商業競賽,證明你的企劃能力。

換個問題:我想做什麼,如何透過讀人文學科的優勢達到?

我必須重申:人文學科出身,不會是你職業生涯的限制,過去對大學科系與職涯直接關聯的錯誤觀念才是。我自己是歷史系出身,畢業後曾經在公部門工作一陣子,邊準備考高考,後來發現那不是我想要的,而我最想要的,是能到海外工作。於是,我評估自己的情況,知道自己最缺的是外語能力和經貿知識。

接下來,我便不斷加強進修這兩塊,多益考出九百多分,證明自己的外語能力,也考到一些其他證照、參加過一些商業企劃競賽獲獎,最後錄取了不只一個科技業外派的職缺。工作到現在,我更認定自己歷史系的背景,讓我相較於純商學出身的同仁更有優勢。過去歷史系的訓練,讓我在資訊搜尋與歸納、文字表述以及因果論證方面都更得心應手,成果尤其常反映在報告撰寫上。

但回過頭來,如果我只有歷史系畢業,光憑著「人文思維」,我不可能就有今天的機會跟際遇,所以絕對要不斷的加強自己。比如你英語如果到商務溝通等級,又學一個第二外語,那相信機會不會比商科畢業生少。

但如果你沒有因此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未來,只想「用專業定出路」,那你反而會失去很多可能,在求職上成為被動的被選擇者。

如果你還是學生,你應該就要開始描繪自己夢想的藍圖,思考到底想做什麼,然後開始透過學校的資源不斷自我提升,為自己鋪路。如果你已經畢業了,也不要怕,勇敢投資自己,我很多同學都是靠畢業後的職業訓練找到完全不同領域的工作,這可以參考我另一篇文章

現在,讀文史哲的你,應該要擺脫「讀人文能做什麼?」的困惑,而要思考「我想做什麼,我要如何透過讀人文學科的優勢達到?」

把自己人生當成一局棋,現在就開始布局。

──何則文

 

原文刊載於換日線Crossing,轉載請註明出處,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很有用處,或也很關注青年發展,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或者看看我在其他平台的專欄文章。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