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債務鬧劇的背後

7月6號希臘反紓困公投高達6成的人悍然向國際債權人的紓困方案說不,引發全球股市震盪,想不到過幾天,希臘總理又跟歐盟財長領導人握手言和,表示要接受新的紓困方案。甚至在15日的今天,希臘國會料會通過這個更嚴苛的新方案,到底希臘這場拖了數年的債務危機到底在演什麼?

一開始就作假帳

首先我們可以先觀察到為什麼會造成這次的希臘退歐危機,一般都了解是因為希臘加入歐元以後為了討好選民,在沒有相應的財政收入下大肆的借款揮霍,導致債台高築最後爆發。但為什麼希臘有辦法十年內渾水摸魚,不被發現,作假帳到這種境界呢?

其實,希臘從加入歐元區的當下,就在做假帳。根據馬斯垂克條約,想加入歐元區的會員國國家財政赤字不能超過國內生產總值的3%,負債率不能低於國內生產總值60%。但當時剛剛加入歐盟的希臘根本不夠格。這時該怎麼辦呢?

當時的希臘為了蓋掉高達10億的公共債務,就跟高盛聯手演了一場戲。希臘當時發行了100億美元的國債,這批國債期限從10年到15年,高盛購買後將希臘提供的歐元換成美元。但高盛透過自訂歐元跟美元的匯率,讓希臘得到更多的歐元,實際上欠高盛錢,帳面上卻隱藏起來。

也就是說,這種檯面下的借貸,讓高盛得以貸款給希臘,卻不會出現在帳面上。隱藏了國家赤字,又因為國債的10至15年期限,讓這筆錢就這樣消失在公共負債統計中,只有高盛跟希臘政府知道。根據消息,其實當時的希臘負債遠遠超過3%的限制,高達5.2%。希臘得以加入歐元區,其實一開始就是個詐騙行為。

而且除了這筆借貸,高盛更是為希臘設計了各種借錢卻不會列入帳面的手法。比如將國家彩票跟航空稅等未來收入作為抵押換取現金。這種實質上的借貸行為,在統計上從負債變成出售。高盛知道這種詐騙手法進入歐元區,十年後期限到必將爆發危機,就使出了更絕的詭計。

高盛跟德國銀行購買了20年期10億歐元的信用違約交換保險,這種保險是在債務出支付出現問題時互相補足虧空。把風險分擔到德國去,讓高盛的陰謀就算被發現,也已經把歐洲整個綁再一起,高盛自己獲得巨大利益。

歐盟體制的根本問題

而爆發這場危機的另一個根本問題是,歐元區導致各國失去貨幣政策這個市場調節工具。由於統一貨幣,歐洲的貨幣政策統機由法蘭克福的歐洲央行控制,利率全歐元區都一樣。所以當一個國家經濟出現問題,不能透過調節匯率或者控制貨幣發行來刺激經濟,導致只能使用財政手段不斷舉債。

再加上統一貨幣後,使得各國經濟發展雖然差異極大,卻能用相同的成本借貸。也就是雖然希臘經濟差,國際債權人仍願意放貸,因為歐洲的一體化,讓當時的大家認為就算希臘違約,其他歐洲國家也一定出手相救,這就讓能拿到便宜貸款的希臘大肆刷德國這張信用卡消費。

現在回到希臘來看,所以希臘是好吃懶做只會借錢不還的無賴嗎?我們從希臘的經濟結構來看,希臘基本上工業已經非常微弱,靠著觀光、漁業、農業為主要收入。那希臘的工業跑去哪呢?歐洲一體化以後,各國專業分工更加明顯,德國的專業工廠在歐盟中取得優勢,相對技術較低落的東南歐國家工業反而因此受到打擊,變成一個歐洲的度假勝地而已。高附加價值的產業跟人才就往德國移動,在德國有40萬的希臘專業人士在工作。

歐盟的一體化,反而加深強國跟弱國的鴻溝,由於產業的調整移動,讓強國的工業價值鏈更加強大,弱國反而一掘不起,形成更明顯的核心與邊陲對立情況。在希臘也有近4萬的德國人,但這些德國人大多是年老來希臘享受退休生活的,從兩邊國家人民的移動就可以看出端倪。

希臘哀鳴與怒吼

回到近期的希臘危機,其實已經歹戲拖棚好幾年。為什麼希臘會變成這樣的情況呢?在前幾年歐債危機爆發後,德國為首的歐洲強國出手解決這問題,表示願意提供紓困貸款,但是受幫助的國家必須執行樽節方案,也就是縮解財政支出,增加稅收,健全財政體制來改善負債情況。

這樣也執行了幾年,希臘人生活反而越來越差。因為希臘以觀光業為主,許多的勞工其實都是直接受雇於政府的公務員。希臘一千萬人口中,有80萬的公務人員,占了就業人口20%,等於國家養了五分之一個國民。當希臘接受德國的紓困方案厲行樽節時,大批公務員被裁員,加上希臘國內其實沒有可以吸收這些勞動力的產業結構,這些人失去工作加上刪減救濟金,基本上完全失去生產力。

這樣使得希臘人沒了收入,消費支出銳減,讓僅存的工商業更是骨牌效應般的倒閉。希臘的經濟規模反而萎縮,使的縮減支出的同時也使收入銳減,財政情況反而更加惡化。過了幾年的樽節,希臘的經濟更加惡化,人民看不見這德國紓困方案的效果,開始有反彈情緒,認為德國人欺壓的情況越來越嚴重。

這也導致了今年一月大選,極端左派的齊普拉斯上台,齊普拉斯的極左派政黨原本只是向台灣的建國黨一樣的激進少數派,他們沒有執政的能力,只會叫囂。但對歐盟老大哥們對希臘的壓迫感到十分不滿的人民把他們推上了執政高位,反而造成的新的危機。

新的執政團隊對歐盟擺出了對抗的態勢,打打談談了半年之久,僵持不下。齊普拉斯心理根本的願望是得到紓困金、留在歐盟同時不用厲行這樣嚴厲的樽節政策。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就德國的立場,不可能再借錢讓你像過去一樣裝闊揮霍。在六月時的談判幾乎破裂,齊普拉斯離開會場時對國內民眾登高一呼要訴諸公投。

但公投也沒有用,那只是齊普拉斯把球丟給國內民眾,公投就算支持紓困方案,他反而能全身而退,就這樣退出執政台。公投反對,他就可以挾著民意再次對抗歐盟其他老大哥。最後結果他得逞了,賞了歐盟兩巴掌,也讓民意宣洩。這時的德國有可能接受脅迫嗎?德國對多年援助希臘反而遭惡言相向已經非常不滿,過去因為沒有過會員國退歐的先例,讓歐洲各國都十分畏懼希臘退歐會瓦解歐盟。

然而經過幾年的沉澱,歐洲領導人發現,就算希臘退歐,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有必要為一個產值不到歐盟2%的小國這樣鬧得天翻地覆嗎?所以這次德國直接說,如果希臘不願意接受紓困,那就只能退出歐盟。齊普拉斯知道,希臘的經濟結構經不起這樣的打擊,所以7月6號就像在國道上直接迴轉一樣,表示願意接受新的紓困方案,然而他又將面對國內對這辱國法案的反彈。

這波角力各國都打得各自的盤算,希臘也有準備備案,齊普拉斯上台後積極地跟俄國的普丁接觸,普丁更宣示會積極協助希臘,並且將在希臘建立天然氣輸送管,讓俄國的天然氣不用經過烏克蘭而能直達歐洲。甚至跟希臘協商許多軍武販售跟軍事合作的協議。齊普拉斯甚至在歐盟譴責俄國侵烏的法案中表示反對。這些都是要拉攏俄國來提高希臘政經地位

這一波波的作為都讓鐵娘子梅克爾非常不悅,面對希臘的恫嚇反而更加強硬。雖然最後齊普拉斯只能面對現實低頭,接受新的紓困方案,但也讓德國形象大傷,給人德國霸權想要復辟的想像空間。而這樣德國主導的歐盟也讓其他會員國有不同的看法。希臘的公投讓英國的退歐派看到機會,英國首相高舉退歐公投旗幟。而奧地利也出現人民聯署要求退歐的運動。

希臘債務問題不只是希臘這個國家的問題,他根本了體現了歐盟進程中摸石子過河的窘境。就算希臘接受紓困方案,歐盟體質上的問題也沒有改善到。怎樣可以在一體化過程中,讓各國平均發展,減緩核心邊陲的矛盾與差距,面對各國產業發展跟經濟結構的巨大差異,必須思考出新的架構來解決根本性的問題。否則隨著歐盟不斷東擴,這樣的問題只會一直發生,直到歐盟瓦解為止。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