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緬甸語課:苦難交織卻喜樂常在的緬甸精神

「我覺得台灣人都太緊張兮兮了,在緬甸,我們雖然很窮,但是不會憂慮明天怎樣。台灣人都會擔心錢不夠用,之後怎辦,其實只要當下過得快樂,也不用想這麼多吧。」今天的緬甸語課,有些同學請假人比較少,老師開始跟我們說些課堂外的故事。
黃老師是緬甸華僑,但是他的母親是若開人,來台灣前,他還不會講國語。今天上課他特別跟我們講到翁山蘇姬今天號召全民撿垃圾。「緬甸以前很髒啊,因為大家不覺得那是自己的事情,現在有民主了,國家才真正屬於人民,就要關心啊。」
談起翁山蘇姬,老師眼睛特別亮,他說全國都會聽翁山蘇姬的話,非常尊敬她。她講到了1988年的緬甸示威,那時侯她在仰光大學讀大二。當時貨幣改革,許多舊錢一夕之間變成廢紙。這卻是因為當時的獨裁者奈溫認為九是非常吉祥的,貨幣數值一定要跟九有關係才可以使用。
當時的政府決定廢除所有不能被九整除的幣值,這個荒謬的政策,讓學生的儲蓄都變成廢紙,就上街頭抗議。當時黃老師也在街頭抗爭。學生開始罷課,反抗軍政府統治,後來軍政府鎮壓擦槍走火,誤殺了幾個學生,這場學運就開始在全國爆發。許多的學生被軍政府殺害。「學生就被抓走,到處都是血。」老師這樣說。
「當時剛好翁山蘇姬回國,她原本都待在英國,她回國照顧生病的老母親,結果在醫院看到一堆被軍隊攻擊受傷的學生,她才發現的國家正遭遇這樣的苦難。」翁山蘇姬立刻投入這場民主運動,她在緬甸向幾十萬民眾演說,由於她的父親就是緬甸國父,立刻成為這場抗爭的代表人物。
後來許多政界人士出面調解,開放選舉。那一年翁山組織政黨,全民盟,變成緬甸最大的反對黨,卻被軍政府鎮壓,宣布非法,她被以煽動騷亂的罪名軟禁。「那時候好慘,好多人被抓,年輕人也沒有出路。」黃老師是緬甸仰光大學的物理碩士,他說當時就算是緬甸第一志願仰光大學畢業的學生,也找不到工作。
軍政府把持一切,控制資源。「緬甸有很多資源,但是都被軍政府控制,他們把這些東西占為己有,變賣國家資源,人民普遍很窮,這些人卻都很有錢。」許多年輕人逃離了這個國家,黃老師的家人也是,紛紛移民到其他國家。老師也因此來台灣工廠工作。
講到中國,老師告訴我們,緬甸人普遍不喜歡中國。有同學問,緬甸政府不是很親中嗎?「因為他們要把東西賣給中國,中國也把最低品質的東西賣給緬甸。政府官員跟中國很好,因為他們勾結,但是百姓都不喜歡。」我也不知道這件事情,從來看資料都是說軍政府是跟中國靠很近的。
「如果國家好了,我也想回去。」老師來台灣工廠工作以後,後來認識了先生結婚。就在台灣待了下來,之後開始擔任志工協助東南亞配偶,也做中緬翻譯跟緬甸語教學。講完了國家,老師開始談起協助很多外配時的文化差異造成的誤解。「很多娶東南亞老婆的台灣人,都沒有想到文化差異。」
「台灣人都很緊張,很怕沒有錢,在緬甸我們不會這樣,我們每天都開開心心的,就算遇到不好的事情,也會相信明天會更好,就很知足,很滿足於現狀。」我想到之前新聞說,緬甸是世界上最願意捐獻的國家,超過英美先進國家。想想,台灣雖然經濟表現好像比東南亞國家好,但是精神上反而有很多壓力吧。
老師臉上永遠掛著燦爛的笑容,很開朗的一個人。雖然聽到緬甸整個國家遭遇的許多悲慘情況,但是從老師身上卻看不到一絲悲情。或許是佛教信仰的關係,讓緬甸人不會在意在物質生活上,而是每天開開心心的迎接精神上的富足。有機會我也要去見識看看,這樣知足常樂的緬甸。希望這個純樸永遠在,不會因為西方的資本進入而改變。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