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志工不是花錢當大爺」她遠離家鄉到柬埔寨「創業」,協助當地脫貧讓死者善終

走出暹粒機場,許多計程車司機開始靠過來問我要去哪,也沒有要去哪,我就找個機場外的椅子就坐了下來。這次來柬埔寨不是來觀光的,我要來收集屬於台灣的柬埔寨故事。所以一開始也沒有計畫去吳哥窟這種世界遺產觀光聖地。

不久,那個讓我特地飛來柬埔寨訪問的貴客就到了。希望之芽執行長余慈薰Sally,Sally看起來十分年輕,充滿活力。是怎樣讓這樣一個女性遠離家鄉來到暹粒「創業」的?這個故事要從Sally大學時期說起。

大學時Sally就接觸很多公益組織,像創世、華山等等。因為這樣的機緣,讓原本讀公共政策的她,研究所後轉投身社工,赴澳洲攻讀社工碩士學位。而畢業後,原本在澳洲有薪水相當不錯的社工身分。她卻選擇離開舒適圈,來到當時自己也不清楚的柬埔寨。

「其實我原本想去非洲,但是我的職場主管告訴我,可以從近的先著手,他告訴我柬埔寨,當時我對柬埔寨也不了解。」一次因緣際會到柬埔寨當背包客,讓Sally看到這片土地的需要,最後留了下來。

一開始,跟著日本在當地的NGO急難救助組織,隨著救護車每天夜間巡邏拯救傷患。但這卻是另一場震撼的開始。「我看到許多病患緊急送到醫院,卻沒有人願意著手處理。醫生反而先跟家屬談價錢,沒有50美金的醫藥費就拒絕救治,許多人就這樣在醫院急診室裡活活被放棄。加上當地愛滋病嚴重,許多醫生看到頭破血流的傷患反而不敢處理。」

看到這種情況,Sally常常對著醫師破口大罵。但似乎對事情也於事無補。Sally開始思考來尋找能真正幫助柬埔寨人民的辦法。「這就像創業,你要先知道目標客群在哪裡,他們需要怎樣的服務。這樣才能真正的幫助到當地人。」最後透過層層的緣份,Sally認識了當時來暹粒義診的台灣牙醫師團中的許毓丕醫師與黃汝萍醫師。而開始了希望之芽的志業。

希望之芽長期駐點在暹粒,不只是單純的援助,透過教導如何釣魚勝過只是給魚的理念,開啟了一系列的脫貧計畫,教導當地的家庭如何運用製作香菇太空包,也向台灣農委會請教專業的技術,讓菇農有穩定的收入。同時也資助許多兒童,每兩週定期分送水煮蛋、每月15斤的米糧,家庭訪視,提供長期而穩定的社會支援。每年也會從台灣組織義診團,協助柬埔寨偏鄉醫療。

這樣的國際志業,Sally卻不認為只是台灣人幫助柬埔寨這樣單向的給予而已。「做志工不是花錢當大爺,不是施捨,反而是我們這些志工透過幫助這些家庭,而有學習跟成長,因此收穫更多。」她認為,透過幫助這些人,讓台灣人有機會走出舒適圈,看到國外真正的世界,知道世界有多麼不公平,進而願意珍惜當下,其實這才是更重要的。

「我們接待過許多短期的志工團。」Sally談起一個國中團隊的故事。當時這個國中團隊由老師領隊,來了以後卻發現都是老師在張羅大小事務,學生反而像觀光客大爺一般,吃好住好。「我當下覺得這樣不對,我告訴這些學生:『我們要做服務要先從身邊的開始,現在開始你們要來服務老師,不能讓老師做任何事情。』一開始不是學生驚訝,而是老師們很憂心,擔心學生無法自己處理大小事,但我們從掃地、煮飯到住宿都要學生自理,許多學生反而因為透過這樣更了解自身的幸運,反而是透過彎下腰服務改變了參與的志工的生命。」

透過讓台灣來的志工團,親身體驗這樣的差異,才知道其實能擁有一個能遮風避雨的場所,對許多國家的人來說就已經是夢想,而讓大家知道要珍惜,進而把握所擁有的一切去努力。最後學會感恩,在回饋給需要的人。也透過這樣的交流,讓台灣人走出舒適圈,更能清楚看到真實的世界。

「最重要的是不能從自己既定的價值觀去看世界,有時候,這樣反而會造成傷害。」過去曾經有群大學生團的志工隊來暹粒,在家訪的時候知道當地因為因為貧困,向地下錢莊借錢的事情狀況很多,讓許多家庭欠下小額卻高利息的貸款。利息高達30%,這群大學生知道其中有個家庭欠500美金的負債,每天都很艱苦的活著,就心生憐憫,想要協助他們。

但是沒有跟專業社工討論下,就擅自答應出資協助償還這家庭的500美金債務,然而想不到伴隨而來的卻不是救贖,而是災難。500美金對台灣人是小事,但對鄉村貧困的柬國家庭可以說是天文數字,而突然免去的債務,反而讓這個家庭有如中樂透一般,開始陷入另一種困境。

因為沒有經濟壓力,這家的媽媽就不再經營雜貨店,卻染上賭博惡習。夫妻兩輸光家產,更又欠下2000美元賭債,原本好心要協助的台灣志工團隊,卻因為不瞭解當地文化跟價值觀,反而害得這個家庭最後家破人亡。父母躲債離開家中去泰國做黑工,小孩反而變成孤兒。「這反而不是幫助,是一種上對下的權力傲慢。」Sally說。

不是好心就等於好結果,這樣的「善舉」反而是挑戰人性,他們沒有思考到因為柬埔寨太過貧窮,所以許多人們更容易迷失。而所謂的善,更要考慮到尊嚴這件事情。「我們現在有個計劃,就是協助許多無法入土的死者能善終。」

在過去,湄公河常常有屍體流過,這個在台灣可能會造成大眾驚恐的情景,這裡卻是家常便飯。許多沒有辦法火化屍體的家庭,就這樣讓親人放水流。希望之芽也針對這樣的家庭提供善終的服務。我們這不是只是幫助死去的亡者能有尊嚴,更是希望活著的人,不要因為貧困而無法讓家人善終,活著的人會有一生的遺憾跟愧疚。

談到台灣學生紛紛從事國際志工的潮流趨勢,「態度最重要」Sally這樣說到:「不能覺得自己特別飛幾千公里來幫忙,對方一定就要接受你的施捨。不能有這種上對下的關係,這不是幫助,反而要彎下腰,去學習,在一種平等的關係上面。千萬不能有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的想法,要相信專業。」

最後Sally提到,不管是想要從事怎樣的海外工作,一定要做足準備。如果完全沒有了解當地的人文跟人民的價值觀,那只會得到一堆文化衝突的阻礙而已。最後,Sally要去前往金邊的飛機處理希望之芽的會務與參與會議。她勉勵台灣年輕人,台灣人的人文素養還是不錯的,有機會要走出舒適圈,看看真正的世界。

目送Sally離開後,社工Gaga吳侑家帶我來到希望之芽的辦公室,這裡是很簡樸的一間透天厝。Gaga其實是Sally的學生,大學的時候因為修習Sally的課程而接觸國際志工。雖然就讀社工系Gaga卻也曾經對國際志工是不是真的能幫到人懷疑過。

但大學暑假來到柬埔寨做國際志工的日子,一場跟男孩Penh的邂逅卻改變她的一生,讓她最後留在這裡服務。Penh是在孤兒院的一個院生,Gaga從一開始跟Penh得毫無交集,到建立深厚情誼,成為了這個希望的種子,最後深根發芽。

「我永遠忘不了,他要我在他的手上寫下他的名字,告訴我永遠不會忘記我,要我一定再來看他。」為了遵守這個約定,Gaga每年都會回到暹粒,雖然最後Penh的孤兒院被政府關閉,Penh也回到鄉下。但是這樣的約定卻轉化成留在這裡的契機,讓Gaga從大學開始就打工賺錢,把生活費之外全數捐給柬埔寨的兒童事工,最後留在這裡。

從言談中可以知道Gaga的熱情,一個25歲的女孩,為了這片異鄉的土地離開家園,跟著Sally在這裡打拼,不像大部分台灣年輕人在煩惱低薪前途的未來,希望之芽的社工們不在乎自己的物質生活如何,而在異鄉奉獻自己的青春。種下來自台灣的希望種子,不只已經發芽,更將在這片土地深耕茁壯。

 

原文刊載於關鍵評論網,轉載請註明出處,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很有用處,或也很關注東南亞,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或者看看我在其他平台的專欄文章。


You may also like...